• 09«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6
  • 7
  • 8
  • 9
  • 10
  • 11
  • 12
  • 13
  • 14
  • 15
  • 16
  • 17
  • 18
  • 19
  • 20
  • 21
  • 22
  • 23
  • 24
  • 25
  • 26
  • 27
  • 28
  • 29
  • 30
  • 31
  • »11
| Login |
2010-06-01 (火) | 編集 |


对门来了新住户。
这天晚上,我走下楼梯的时候,他们正好拎着大包小包的生活用品往上来,女孩皱着眉头说:“为什么你买这个洗发水?我不喜欢。还有餐巾纸,我说过我要印花的那种!你又忘了!”。


“对不起,对不起,今天太急了。”男孩只能道歉。他抬起头,看见我,出于礼貌点头向我打招呼。“您好!”
“您好!”我也点点头,和他们擦身而过。我有一点点惊讶。
女孩没看到我,她还在跟男朋友——或者是老公计较,低头看着购物单喋喋不休。就这样,他们上了楼,进了602——我的对门。
六楼只有601和602两套房子。

第二天晚上,男孩来敲我的门。“有人在家吗?有人在家吗?”
我静静的坐在沙发上,没有去应门。
直到我听到他回去关门的声音,才走出我的屋子,按响了对面的门铃。他立刻跑来开了门。
我微笑着问:“对不起,刚才我不方便,请问是您敲我的门吗?”
“是、是,您家的门铃坏了,所以我敲了几下门。”
“请问您有什么事吗?”
“哦,没什么事,只是我刚刚搬来,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,做了点蛋糕想过来和您打声招呼。”他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,招呼我进里面坐。

“方便吗?”我问。
“我未婚妻出去了,就我一个人。”
我笑笑,换了拖鞋走进去。
房子的装修比较简单,家具也很普通,但是看起来很舒适。
他递给我一盒漂亮的巧克力蛋糕,说这是他自己做的。
“你是点心师?”
“是啊,不知道为什么,从小就喜欢做西点。现在在西点公司专门负责开发新产品。”
“很不错呢。”
“哪有?未婚妻老是嫌我薪水太少。”
“要结婚了吗?”
“嗯,准备年底结婚。”说到这个,他很幸福的笑了。
看来这便是他们为结婚准备的新居。幸福的年轻人啊……我好羡慕。
我谢过他,又相互交换了名字,我便起身告辞了。
刚走出门,他的未婚妻踩着高跟鞋正好上来,板着一张脸,似乎心情很差。我笑笑,在楼道上侧过身,让她进屋。

很快,602传出了田先生未婚妻大声的咆哮。
“我朋友是高中毕业,她现在的房子是三室两厅,150多个平方,还有一辆宝马车!她今天在希尔顿饭店举行婚庆,三十几桌,还带着一个大钻戒在我面前炫耀,我呢?大学毕业,长得比她好,身材比她好,却只有这两室一厅的二手房,车在那都不知道呢!上下班都挤公车!可你就知道做蛋糕,给你机会转行都不高兴!你抱着个蛋糕结婚算了!”


…………

我吃着蛋糕,看着电视里播报今天的晚间新闻。
田先生的蛋糕做得很好吃,浓浓的牛奶味,浓浓的巧克力味,但是巧克力粉似乎放多了一点点,有点苦。

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

再一次见到田先生是三天后,他醉倒在家门口,手里捏着钥匙却找不到钥匙孔。
我走出去帮助了他。
这个喝醉的人一会儿骂骂咧咧,一会儿哭哭啼啼,从那些断断续续的醉语里不难听出,他和未婚妻吵架了。
何必呢?
她何必去羡慕别人奢华的生活而将不满泄到未婚夫的头上?
他又何必为了一个这样的女子让自己醉成这样?

我走进他的厨房为他沏一杯茶,才发现他厨房的装修远比卧室客厅来的讲究。烤炉,搅拌机,打蛋器,天平秤……橱柜里塞满了面粉砂糖,冰箱里好多牛乳芝士,闭上眼就仿佛置身于蛋糕店,满鼻子都是那种甜甜的奶香味。


我好喜欢。

“她以前不是这样的,”清醒一点之后,田先生躺在沙发上,捂着额头向我诉苦。“我和她是在学校里认识的,都是穷学生,那时候我们手牵着手在校园里散步,最多也只是花两块钱去逛逛公园,然后在路边的小摊上吃两碗面条,吃那种不干不净的羊肉串,只是这样,我们就觉得很开心,很幸福。呵呵……可是工作没两年,她就变了,变得要穿名牌衣服,变得要用高档化妆品,我不能给她的,她就自己买。然后就开始嫌我薪水太低,说我胸无大志,只想着做蛋糕……”


“你做的蛋糕很好吃……”
“刚开始的时候,她也那样说,可是时间长了,她便吃腻了,再也没说过我的蛋糕好吃……”他从口袋里摸出一个铂金戒指,苦笑着说,“她今天把订婚戒指还给了我……说要再考虑考虑清楚到底嫁不嫁给我……”


我只能说田先生太可怜。
“小秦先生,我是不是该转行做别的?”
“唔……”我搓了搓手,决定换个话题。“我刚才看到你冰箱里还有剩下的蛋糕。”
他感到有点奇怪,但还是回答我,“是的。”
“可以给我吃吗?我很喜欢你的蛋糕。”
“可以。”
我站起来,端出那几块剩下的蛋糕,在他面前吃起来。“唔,很苦,这个不是巧克力吗?”
“不,是咖啡,我未婚妻喜欢喝咖啡。”
“你喜欢吗?”
他摇摇头,我就接着说,“我也不喜欢,而且你做的咖啡蛋糕特别苦,你以后做你自己喜欢的蛋糕吧。”
“噢……”
看着他精神萎靡的样子,我又说道:“我知道你做这块蛋糕的时候,心情很压抑……就像发酵前的面粉,粘成一团,没有呼吸的空间。”
“你比喻得很好……”
“然后你会等发酵,再然后进烤炉经过一段时间的煎熬,最后,你就不再是面粉团,而是松软快乐的蛋糕。你想做面粉团还是做蛋糕?”
“我想做蛋糕……”
“那就做蛋糕咯。”
他怔怔的看着我。我满意的吞下剩下的蛋糕,抹干净嘴巴,不再打扰他休息了。

两天后,在楼梯上遇到他下班。他红着脸对我说:“不好意思,前两天酒后失言,打扰到您了。”
“没有,没有。对了,你未婚妻怎么样了?”
“暂时分开几天,拉开点距离,让大家都想想清楚。”
“那也不错。”我眯着眼笑了。
“呃……小秦先生,我今天做了柠檬慕司蛋糕,要不要过来尝尝?”
我正好求之不得。

我喜欢吃他做的蛋糕,他似乎也喜欢别人吃他做的蛋糕。
之后好几次,我都因为蛋糕而坐进他家,和他聊天。他似乎渐渐的快乐起来了。

两个月后的一个星期天,他未婚妻很不客气地冲进602,带走了属于她的全部的东西。
我站在自家门口,看着他未婚妻气呼呼的拎着大箱子在楼梯上扭了高跟鞋,不禁笑出来。
田先生站在602的门口,无奈的说:“让您见笑了。”
“对不起,我知道笑出来很没有礼貌,不过……我想这没有太大的关系。”
“嗯,嗯。”他抓了抓头发,表情不自然。别扭的在原地想了想,跟我说:“有蛋糕,过来吗?”
“好。”

今天他端出来的是咖啡蛋糕。我还没有开口问什么,他就主动说:“最后一次。最后一次做咖啡蛋糕。她打电话说今天过来,所以我才做的。”

“分开了?”
“嗯。”
“心情苦涩?”
“也还好。”
“嘴巴挺硬的。”
“没有,我真的没觉得怎么难过。”
我咬了一口蛋糕,装神弄鬼地告诉他:“我吃蛋糕的时候,能体会到你做蛋糕时候的心情。”
他哈哈大笑,推了一下我的肩膀,“你唬谁啊?”
“真的,”我的表情很严肃,“这块蛋糕里,有你的一滴眼泪。”
他一下子呆住了,再也没笑出半声,我看着他呆呆的表情,不再说什么,专心致志的吃他做的蛋糕。

隔天,他做了蛋糕的新品,让我过去试吃,他说是下个星期公司将决定本夏季推出谁的新品蛋糕。
“怎么样?”
他急切地问我,我还是那句话,“很好吃。”
他又开玩笑的问:“那你这次吃得出我做蛋糕的时候是什么心情吗?”
“当然,是犹豫的坚定。”
“这么矛盾词?”
“对,就是矛盾。”我笑了出来,他只好瞪瞪我。
等我把蛋糕吃完,他第一次开口问我的事情。
“小秦先生家里就一个人吗?”
“嗯。”
“您做些什么工作?”
“没有什么工作,就呆在家里。”
“那很好啊,自由职业者。”
那是他这么认为的,我可没这么说。
“具体做什么?作家?设计师?”
我摇摇头,告诉他暂时保密,不想说。
他又提出想去我家里坐坐,可被我一口拒绝。“我不允许别人进我的屋子,对不起。”
他听我这么说,立刻笑着答:“哦……没有关系……”
气氛有点尴尬,我站起来告辞。
不允许别人进屋子,这一定会让他感到和奇怪。不过,我就是不允许别人进我的屋子。

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

一个星期后,我又坐在他的沙发上吃他做的蛋糕。
尝了第一口,我就说:“你今天很不高兴。”
“蛋糕告诉你的?”
我点点头。
他双手抱胸打量着我,“你是不是蛋糕里的虫子?”
我咬着叉子笑了。“你的新品没被选中吗?”
他摇摇头,说他的新品蛋糕马上就要上市了,这令他很高兴。可是公司里把鲜乳的成分减少了20%,价格提升了20%,还在每一块蛋糕的重量上减少了5克,以此提高利润的空间。


他不喜欢这样。
他希望有更多的人可以吃到美味又便宜的蛋糕。

“我想了很多,我考虑用原本准备结婚的钱为自己开一家蛋糕店。这样我就可以做自己的蛋糕。”
“很不错。支持你。”
“小秦先生要不要和我一起做?”
“我不喜欢做生意。很冒险。”真是对不起……
“没有关系啦,随便问问。”他很和善地笑着,突然想起什么事,一拍脑袋,转身进了卧室。接着他拿出两张电影票,对我说:“同事给的电影票,《蛋糕情缘》,反正我未婚妻走了,就我们两个去看吧。”


他的好意,我心领了。可是我不想去看什么电影,只好婉言谢绝了他。
他似乎有一点点失望,但还是笑着说,“那我找其他同事一起看吧。”

可惜,我在第二天,他暂时搁在门外的黑色垃圾袋里,塞着这两张电影票。
他没有去看。
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感觉……

接下去的日子,他挺忙的。因为他真的开始着手开一家自己的蛋糕店。
但他每天一回来就会把蛋糕放在我的门口,然后敲三下门,等我自己开门的时候再去拿。

有一天,我咬了一口蛋糕,就去按了他家的门铃。
“有事吗?”
我抬眼看着他,他很累。
“今晚我照顾你吧,我知道,你病了。”
他很惊讶,问我是怎么知道的。我说:“你的蛋糕告诉我的,因为我懂你的蛋糕。”
他没拒绝我,乖乖的躺回床上由我照顾着。
我坐在旁边,整夜都守着他。就像一只贪吃的老鼠,整夜都守着一块蛋糕一样。
在他醒来之后,我再笑眯眯的离去,从他充满感动的眼睛里消失在黑漆漆的601里……


之后,他的蛋糕店临近开张。
他做给我的蛋糕里开始有了那种叫“喜欢”的心情。
但是这种心情还不浓。

新店开张,他请我去蛋糕店,我拒绝了。
那天的蛋糕里面有“失望”。

他生日,我过去和他一起吹蜡烛,那天的蛋糕里面有“甜蜜”。
厨房里,他手把手的教我做蛋糕,那天的蛋糕里面有“兴奋过度”。
他问我最近一段时间内,蛋糕是什么心情,我笼统地告诉他:你的蛋糕说你很开心。
他满意地笑了。

他的蛋糕店在半年之内开始盈利,生意越做越好,连电视台的美食频道都来采访。
电视里头,他说他能够做出这么好的蛋糕,是因为有一个懂他蛋糕的人在他身边鼓励他,每次看到他吃蛋糕的样子,就觉得很满足。
我觉得,这其实也是一种变态的心理。

他的蛋糕渐渐出名,他的人也随之出名,很快,他的未婚妻又跑了回来。
他询问我的意见,我说随便,因为这不管我的事。我只是邻居。
听我这么说,他可能心情有点不佳,报复性的亲了我一下,问我什么感觉?
我说:“没什么感觉。”
他不信,问道:“难道你都没有和人亲吻过吗?”
“有,我是被人锁在这楼上的金丝雀。亲吻过多,就没感觉了。”
我趁他没弄明白的时候就走了……

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

几天后,我走上楼,正巧他未婚妻拎着手提包气呼呼的冲出602,见我门口的蛋糕盒,一脚踢翻了它。
好大的小姐脾气。
我无所谓的笑笑,而她目不斜视的从我身边走下去。
我想,她的眼里不会有我。

田先生跟着出来,向我道歉。并牵起我的手说有重要的实情告诉我。
他坐在我对面,很严肃地说:“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开蛋糕店?虽然比作金丝雀辛苦一点,但是自己当老板比较自由,也比较……幸福。”
我随即笑起来,“哈哈哈……傻瓜,我早就已经自由了啊……”
“我想呢,都没见到什么人到你家里去……嘿嘿嘿嘿……”他摸着耳朵,很不好意思地笑着。
“不过,我还是不能和你一起和开蛋糕店。”
“为什么?”
“不为什么……”

我拒绝他,他依旧每天做蛋糕给我吃,依旧充满了浓浓的爱意。
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
日子就这样维持下去,蛋糕依旧是我进入他家唯一的借口。
看着树叶一片一片的凋零,我知道,又一个冬天到了。
我讨厌冬天,它让我感到灼热和疼痛。

又是一个毫无征兆的冬日,我静静的坐在沙发上。窗外人声嘈杂,远远的,听到消防车的声音。
但是最响的是门外的敲门声。

“小秦先生!小秦先生!快点开门!火已经烧上来了!你是不是睡着了?”
他知道我在家,所以狠劲敲着门,拔出嗓子大声呼喊,直到他破门而入,拿着用被单结成的绳条,看到我,才一下子安静下来。
我的房间很暗,在这种黄昏的时候已经看不清楚对方的容貌。
我的房间没有灯,只有残破的灯托留在墙壁上。
我坐在烧焦的沙发上,转过头看着他,微微一笑。“不是让你不要进我的屋子吗?”
他呆住了,他彻底的呆住。

我的墙壁一片漆黑,到处都是烧焦的家具,熔化的塑料,破碎的玻璃。
“小秦先生?”他深深的皱起眉头,非常疑惑的看着我。
他是不是想问我,火明明只烧到五楼,为什么这边已经是一片火后的残骸?

我站起来,慢慢地走近他……
“两年前的冬天,这里发生一次过火灾,我被锁在这个屋子里面,没能逃出去。而那个人所着我的人,大概是因为内疚,两年来一直都没动过这间屋子,一切都保持着原样。……所以,你第一次跟我打招呼的时候,我好惊讶,你居然看得见我。”


消防车呼啸着,声音里这边越来越近。火开始蔓延到六楼。
他还站在那边看着我。

我笑着对他说:“你快点下楼吧。不然就来不及了……你还有好多的蛋糕要做,不是吗?”
已经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了,不是吗?

*******尾声*******

我已经不再畏惧红色的火焰,她带给我自由,也带给我幸福。
我斜斜的靠在沙发上,收看着夜间新闻。
“现在来看一组社会消息。今日下午四点半左右,本市某一老式住宅小区发生大火,共造成一人死亡,两人受伤。据目击者称,大火是从四楼蔓延到六楼,导致六楼的一位居民不幸丧身。据悉,这栋楼在两年前同一时间发生过一次火灾,这次悲剧重新上演。消防部门正在对火灾的起因进行调查。本台再次提醒广大市民,干燥的冬季即将来临,一定要注意消防安全。好,来看下一条消息……”


田甜突然出现,挡住电视机。他端着一块诱人的蛋糕,恭敬的呈上来。“亲爱的云,新品蛋糕,名字就叫红云抹茶。”
“谢谢。”我接过蛋糕,幸福的吃起来。
接着,他就坐在我的身边,专注的看着我吃蛋糕。“怎么样?吃出什么心情?”
“老样子。浓浓的爱意。”

窗外的月光温柔的洒进来,照在我和他没有血色的脸上。
他夺过我的小叉子,一口一口地喂我。每天,他等我吃完蛋糕,都会再说一边:“我有好多蛋糕没有做,但是,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只想做给你一个人吃。能看你吃我做的蛋糕,是我一生最大的满足。”



能吃到这么美味的蛋糕,也是我一生最大的满足。

THE END

留言:
この記事への留言:
留言:を投稿
URL:
本文:
密码:
秘密留言: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
 
引用:
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
この記事への引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