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10«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6
  • 7
  • 8
  • 9
  • 10
  • 11
  • 12
  • 13
  • 14
  • 15
  • 16
  • 17
  • 18
  • 19
  • 20
  • 21
  • 22
  • 23
  • 24
  • 25
  • 26
  • 27
  • 28
  • 29
  • 30
  • »12
| Login |
2010-06-01 (火) | 編集 |
苍晟和晟晟,即第二代小白和小黑

寒冬腊月,大雪纷飞,一个年轻的男子背着一个两、三岁的小孩走在没有人的山径上。小孩子被皮裘裹的严严实实,和这名衣着单薄的男子形成鲜明的对比,可是他的脸上还是泛着红润的光泽,丝毫看不出有丁点儿受寒的迹象……

蜿蜒的山路上留下了的一串脚印,但很快又被大雪覆盖……男子在一处地方停了下来。他放下自己背上的小孩,从路旁的雪堆里挖出一个似乎已经冻僵了的少年……
很快,男子背着少年,抱着小孩消失在山林中……
…………
苍晟在一个小山洞里生起了一堆火,把自己的宝贝儿子放在一旁,胖嘟嘟的苍铭一直香香的睡着。刚才路上发现的少年还没有醒,苍晟索性把他抱在怀里,不停的搓搓他的小手。这应该是在别人眼里属于“异类”的少年,因为他有着一头银白色的头发,苍晟从他身上嗅出了“狐妖”的气息,看来他有某只狐狸的血统。

好可怜的小孩,瘦的皮包骨头,这么冷的天只穿了一件破烂的粗麻衣服,脚上的草鞋根本就不能算是鞋,在苍晟看来就象是几根稻草随意的绕在脚丫上……
苍晟想到了酒,于是走到洞口从地上捧起了一把雪,轻轻的吹一口气,冰雪变成的香淳的美酒,一滴一滴的顺着指缝往下漏——暂时就用嘴巴当容器吧!
…………
过了不多久,苍晟怀里的少年悠悠的醒了过来,一醒过来就瞪大了眼睛惶恐的看着自己……
“小孩,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苍晟天生就喜欢小孩,看到他醒了自然就笑眯眯的问起他的身世——其实他一早就打算好了,只要是没人家要的小孩,他就要收养他,因为自己缺个徒弟!

刚刚在温暖中醒过来的少年似乎还没有回过神,没有回答他的问题。苍晟抱着他往火堆又挪近了一些,几下扯掉他的烂草鞋,用自己温暖的双手来回搓着他的小脚丫……

少年失措的看着这个“温柔的大哥哥”……这个人怎么可以这样?自己的脚这么脏,上面都是泥巴尘土,他怎么可以毫不在意的……
“我叫苍晟,算是个……天师!旁边是我的儿子苍铭,两岁半了……你介不介意告诉我你叫什么?几岁了?家住在什么地方?我可以送你回家。”苍晟一边搓一边乐呵呵的问。

“我……也许是十二岁,我没有名字……也没有家……”
“太好了……”
“什么?”少年没听清……
“噢、噢……我是说太可怜了……”(—__—|||),“你……为什么连名字都没有?”
说到自己的身世,少年一脸的麻木,“所有的人说我是妖怪,说我会带去不幸,我有父母,可是他们长什么样我已经记不清了……我没有名字,村里的小孩都叫我妖怪,他们都欺负我……”

苍晟看了看他,他的身上到处是伤,青一块紫一块,还有被指甲抠的、被树枝抽的……“你父母把你扔了?”
“也许吧……他们根本就不该把我生下来……”
“谁说的?!”苍晟把他抱的更紧一些,让体温更多的传递给他。“每一个生命都有诞生的理由,我相信每一个人的一生都是上天特意安排的……”
“我不要生命,我不要人生,我不要上天的安排……”少年无声的哭了。
“你知道上天给你的安排是什么吗?他安排你来分享我的人生……”
少年疑惑地看着苍晟,这个人是什么意思?
“从今天起,你和我一起分享我的人生,分享我的小家庭,……甚至分享我的名字,好不好?……”苍晟拿起地上的枯树枝写下了“苍晟”这个名字,“这个‘晟’字有两的读音,一个是念“胜”,另一个是念‘成’,我妻子叫我‘胜’,那么你就叫‘成’吧……”

…………
苍晟松开他的晟晟,拿起一个火把,往洞的深处走去。“你在这儿等我一会儿!”
“喂、苍……大师……你去哪儿?”
“这里面是墓穴,我来偷点死人的东西!”(—__—|||)……你不是天师嘛?
“我也去!”晟晟第一次遇见不嫌弃他的好心人,说什么也要和他在一起!生怕他一去不回。
晟晟摇摇晃晃的站起来,立刻跟上苍晟,苍晟笑了笑,把火把递给他,回去把儿子也一起抱着走……
…………
这是应该是一个有钱人家的墓穴,晟晟跟着苍晟来到了主墓穴,富丽堂皇的墓穴壁画,还有红木镶金的棺材、精美的陪葬品……苍晟看都不看就掀开了棺木。里面的尸体已经是一具衣着华丽的干尸,苍晟摸索了一会,从他身上拔出了六颗三寸长的钉子,还说什么“七星钉全部用在这里太浪费了,给你一颗就够了,其他的我拿走了!”

刚要合上棺木,苍晟犹豫了一下,看了看干尸,又看了看晟晟的破衣物……
…………
之后,那口棺材里就剩下一具“裸尸”……(—__—|||)
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
几周后,苍晟他们又是夜宿洞穴……
“大师……我还是不要和你在一起的好……”晟晟知道因为自己的一头怪发,让苍晟接不到“生意”。
“为什么?我觉得你很聪明,什么东西一学就会,这么好的徒儿我上哪儿找去?”
“可是……我是异类,大家都怕我!……昨天在陈家村,村民就是因为看到我的头发……所以才不要你做法事的!”
“不是,是我价格开得太高……”
“不,是我!我是妖怪……走到哪儿就给哪儿带去灾难……”这种自卑的心理从懂事以来就一直缠绕着晟晟……
苍晟看着这个乖巧的孩子甚是心疼,他解下发髻,看着自己的黑发,默默的发呆……
…………
第二天,晟晟一醒来,被眼前的人惊呆了……大师乌黑的头发居然变成银白色,在旭日的阳光下闪闪发光……
大师温柔的朝着他微笑。
“大……大师……”
“你醒啦?怎么样?我的头发现在和你一样了……”
晟晟怔怔发呆,为什么大师要把自己的头发变成这样?。
“这样子,你就不再是异类了,因为有我做你的同类……”苍晟笑着,他似乎永远都是这么笑着……
——难道这个人就是上天给我的安排吗……
…………
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
十年后。
凭着努力和实力,“银发天师”的名号已是天师行当里的金字招牌。
苍铭已经长成了英俊的少年,比晟晟十二岁那会儿可高多了!苍晟大师还是一如既往的英俊潇洒。而晟晟……不愧是有妖狐血统——越长越美型!……由于苍晟头发也变白了,他们一家干脆走上了“神秘路线”,这样“半人半神”的造型,使得百姓们倒也莫名的崇拜起他们来!意气风发的苍家还在长安定了居。

…………
“晟晟,你做的饭菜太好吃了!上次你出去办事儿,爹做的东西简直就是给鬼吃的!”苍铭不喜欢叫他“师兄”,而是喜欢很亲昵的叫他“晟晟”,因为爹爹也是这么叫他的!苍铭总觉得,“晟晟”这种肉麻的称呼不可以让爹爹独占咯!

“我只是太久没做饭不习惯了而已!你小时候吃的东西可都是我做的!”小孩子越大就越没规矩!
“谁知道我小时候你都给我吃了些什么?!你这个连馊掉的东西都吃不出来的老爹太没有安全感了!”
“你娘死得早,你小时候都是吃我亲手熬出来的白米粥和鱼汤长大的!”说完夹起一条鱼就往嘴里送。
晟晟笑眯眯的端着饭碗,看着大师父子吵吵小嘴,其乐融融……还有,大师真的很喜欢吃鱼。只不过……
“晟……鱼骨头……卡到了……”
(—__—)……就是这样。
然后苍晟就会张大嘴巴,倒在晟晟怀里,然他帮他把鱼刺夹出来……
…………
又值冬季,洺州来人重金聘请大师去那里除妖。
洺州,就是晟晟和大师相遇的地方。
带着一份怀念,晟晟又踏上了这片土地。
三人一行一到那里,就立刻感到一股很强的妖气。村民们带着他们来到一座乌烟瘴气的山下,见日落西山,拜托给他们三人之后纷纷离去……听说这里的妖怪专食小孩肉,每隔几个月,一到三十新月便出来觅食,这样陆陆续续已经有七、八年了。开始村民们还不知道自家的小孩为什么老是失踪,直到三年前一个盗墓者在闯入一个墓穴,看见一地的小孩骸骨才知道大事不妙!

之后的三年之中,村民们请了许多道士来降妖,可惜都是有去无回……妖孽越闹越凶,开始到城里肆虐。于是城里的几个大财主凑了点钱请来了最有名的苍家来降妖……

…………
“大师,这个墓穴不是你当年拿走七星钉的墓穴吗?”晟晟认出了这个小山洞。
苍晟心里有一股很不妙的感觉,“没错,但愿不要是因为我的缘故才使村民们受苦的……”
年少轻狂的苍铭才不管他老爹在想什么,一心想在爹爹面前大显身手。“爹,我看着妖怪没什么了不起的,让我进去打头阵好了!”
“不可以!”晟晟拉住他,“至少你要先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样的妖怪才行啊!”
“见到他不就知道了?!”苍铭拔出了佩剑,自信满满的要往洞里去……
“是蛇妖。”苍晟突然说道,“我闻出它的气味了!”
“好!既然知道它是蛇妖,那就更好对付了!”苍铭一向鄙视爬虫类。
“不行!你留在外面,我和晟晟进去!”苍晟嗅到了危险的气息。
晟晟也觉得今次有点不妥,建议大家留在墓穴外,用硫磺把它熏出来,苍铭知道自己进不去还不如让大家一起等在外面,所以一个劲的点头。苍晟也就同意了……
太阳彻底消失后,天色立刻暗了下来。林子里弥漫着浓浓的硫磺味,等了一柱香的时间,洞里还没什么动静……
“大师,它是不是……不是蛇妖?”晟晟觉得疑惑,照过去的经验来看,蛇妖应该会“闻香出洞”啊!
“是蛇妖不会错的,这个墓穴可能有另一个出口……”
“另一个出口?”
…………
苍铭没多少耐性,本来是兴致勃勃,精神奕奕,被它这么一等,眼皮都快搭起来了……不过,爹爹和晟晟的对话他还是有听的……
“爹!我想屙屎了……”
“原地解决!”为什么自己儿子不像晟晟小时候那么乖巧?
“不行!万一妖怪出来它一口咬我屁股怎么办?我到后面的矮树丛里躲着去!”
“好了,去吧!”苍晟很快又专注在这个墓穴上……
苍铭躲到矮树丛之后,立刻跑开了……我要找到另一个出口,杀死蛇妖,把它切成一段一段的让老爹看!嘿嘿……
…………
苍铭在暗夜里仔细搜寻着,灵敏的鼻子嗅着空气中硫磺味的变化,只要味道一浓,就一定会有一个出口!
…………
另一边。
“大师……你是不是担心十年前你拿走的钉子……”
“是……那时也没有想那么多……也许这出悲剧是我一手造成的……”
“这也不一定嘛……说不定是那个妖怪只是后来盘踞在这个洞穴里啊……”
“你不用安慰我,我想是时候把钉子还给人家了,都怪我太贪心了……对了,铭铭呢?怎么还没好啊?”
“哦,我去看看他。”晟晟跑到矮树丛那里,发现没有人影,呼唤了几下,才肯定苍铭不见了!“大师,铭铭不见了!”
…………
苍铭找到了一个小洞口,一个人只能爬着进去,但如果是蛇的话,大小应该没问题!他握紧了手中的剑,悄悄的躲在了下风处一棵树的后面,准备守株待蛇……
正当苍铭暗喜快要立功的时候,树上无声无息的垂下一个黑色的身影……
…………
“大师,我留在这里,你去找铭铭!”
“不行!你一个人在这里我不放心!要找一起去找……”就算跟着自己十年了,该学的也都学了,可是心里就是不放心放手让他一个人……
“啊~~~~~爹啊~~~~~!!!”西面的林子里传来苍铭的惊恐的求救!
铭铭!
两人立刻寻声飞奔过去,在黑暗中看到了两个纠缠的人影!是苍铭和……和一具干尸?
苍铭从小习武终于没有白费,在爹和晟晟赶到之前摆脱掉了那具干尸!只是脸和脖子被干尸的指甲刮出了好多道血口字!
“爹!”苍铭跌跌撞撞冲到爹爹身边,这次真是吓死他了!差点儿就完蛋了!
“混帐!你怎么可以一个人跑出来?!”苍晟后悔平日对他不够严格,差点出事!
晟晟却撕下布条立刻给苍铭包扎伤口,“先不要骂他,快制服妖怪啊!”伤口太深了,也许以后会留下疤痕。
苍铭指着那具干尸,气喘吁吁的说:“爹,你骗人,这根本就不是什么蛇妖!我捅了它好几刀,他什么反应都没有!哼……哼……”
三个人镇定下来,看着这具奇怪的干尸。今晚是满月,干尸的左手背在月光的照射下有个发光的亮点,苍晟断定这就是他拿走七星钉的那具干尸,那个亮点就是他没有拿走的第七颗钉子……

“我明白了……”苍晟终于知道了,“你是蛇妖,实体被毁了,于是附在了这个人的体内。但是你却被某个人用七星钉钉住了,和这个人永远的在这里长眠……后来因为我把钉子拿走了,法力大减,你就可以趁新月的时候暂时出来害人!”

“呵……没错……那个可恶的道士把我封在这里已经有七十年了,这具干尸就是那个臭道士的!真是谢谢你了……”干尸说话了,萎缩的嘴巴里喷出一股股臭气。
“妖孽!我会把另外六颗钉子还给你的!”苍晟摸出了袖子里的另外六颗七星钉!
“哈哈哈……”干尸大笑起来,“妖孽?你自己还不是妖孽?哈哈……”
妖孽?“你竟敢说我爹是妖孽?!”苍铭突然提剑冲了出去,根本来不及阻止!干尸僵硬的提起左手挡剑……
“铭铭——不可以啊!”
可是一切都来不及了……干尸干枯的左手被苍铭轻易的削断了……
“哈哈哈……终于让我等到这个机会了……嘿嘿嘿……哈哈哈……”干尸颓然倒下了,诡异的笑声一下子充满了阴森的树林,妖气也陡然剧增……
“爹!怎么回事啊?”苍铭真正感到了恐怖。
“它出来了……”晟晟做了回答,“本来还有一颗钉子可以牵制他,但是被你这一砍,砍断了他和钉子的联系,它自由了……”
苍晟很镇定的环视着四周,“晟,铭,靠紧我……”
苍铭这下乖乖的听话了,连忙贴到爹爹的身边。
蛇妖不停地绕着他们游走,寻找着下手的机会……小孩子还是最容易控制的……
感到蛇妖一停下来,苍晟突然化作一道白光飞出去,瞬间狂风大作,飞砂走石,什么都看不清,只能约摸感到有一道白光和一道黑影在周围飞窜……苍铭惶恐的大叫:“爹!爹!爹怎么会这样?”

“不知道……我不知道……”晟晟拉住苍铭顶着狂风往一棵大树背后躲去,他知道这次的对手非比寻常,怪不得前人要用七颗钉子镇住他!
……
“怎么办……怎么办……”晟晟知道自己现在帮不了大师,也许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不要添麻烦!
苍铭突然看到干尸的那截断手在狂风中飞到了眼前不远处,他挣脱被晟晟纠住的衣袖冲过去捡断手——那里面还有一颗钉子!
妖气瞬间逼近!
“晟!快带苍铭走!”是大师的声音!晟晟明白了蛇妖的目的是苍铭!它要找一个身体!可是来不及了,那道黑影冲过来了,后面的白光阻止不了它!
“铭——!”晟晟飞身扑了过去……苍铭刚拔出钉子,就被一股很大的力气推出几丈远,手里的钉子也失手掉落了!
糊里糊涂回过神,匆匆从地上爬起来,回头只看见爹爹傻傻的站在那里看着晟晟,嘴角挂满了鲜血,一直滴到衣服上……爹爹受伤了!?那么晟晟呢?为什么他发抖?
“妖孽!我要你和我一起死!”——晟晟突然在地上摸索到苍铭掉落的钉子,用力朝自己的左手上扎去!
“大、大师……把剩下的钉子给我……”
“不可以!”苍晟的脑中一片空白,自己刚刚明明想过,万一蛇妖上了苍铭的身,就一定要大义灭亲!为什么?为什么当它变成现实的时候,又不忍心了?难道是因为是晟么?

晟晟身体里的蛇妖痛苦的大叫:“啊~~~~~为什么你有那只千年老狐狸的血统?!!放开我!快点放开我!”
“你控制不了我了吧……”晟晟痛苦的一笑,苍白的脸上挂满了冷汗。“别在挣扎了……”
…………
“爹……爹……”苍铭此时也只能无助的呼唤,他已经大致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儿……
…………
“给我啊!我快控制不了它了!”晟痛苦的大叫!蛇妖在他体内乱窜!可是大师还在犹豫……
不行!得靠自己!——晟晟尽自己最后的努力冲上去撞倒他,夺过了他手里的钉子,立刻往右腿上扎下去!蛇妖发出痛苦的惨叫……
“住手!”苍晟有扑过来抱住晟晟,“不可以!你是我的晟,我不可以失去你!这是我创的祸,让我自己来承担……”
“你走开啊!走开!你不是一直说要以天下苍生为重吗?而我……我一直都是一我的‘苍晟’为重的……你的祸我来承担……”
两人僵持在那里,晟的目光转到了苍铭的身上……“铭铭,如果你还懂事的话,快把你爹爹拉开……你爹已经受了很重的伤了,万一我失去意识,你和大师都会死,还有许许多多可怜人也会死……求求你……”

苍铭突然觉得自己长大了许多,扑上去拼命把自己的爹拉开。爹爹果然受了伤,连自己的力气都反抗不过了!
“晟……晟……”苍晟居然像个小孩般开始无助的哭泣……
晟晟咬咬牙,迅速把钉子扎进了左膝、右腹、左肩、右臂……殷出的鲜血快连成了一片……蛇妖发出绝望的惨叫,凄厉的声音传出了山林,让山下的村民听得毛骨悚然……

“大师……你说过上天会给每个人特意安排人生……我对这个特别人生很满意,我会永远记着它……谢谢你,我的大师……以后的日子,请不要为我难过……”他抬起头,微笑着用双手举起最后一颗钉子,刺向自己的天灵盖……

…………
和你共享的人生,从这里开始,也从这里结束……
谢谢你让我分享你的人生……
…………
我想我是爱你的……
…………
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
“爹……你要把晟晟葬到哪儿去?”
“去一个任何人都到达不了的地方……”
“那是哪儿?”
“我不想告诉你……”
“爹……对不起……都是我的错……可是……”
“这是我的错,晟他承担了我犯下的错,但我要承担他留给我的痛……我走了,在家等我回来……”
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
“你的阳寿未尽,你也没有下辈子。你留在冥界做鬼差好不好?”
面对冥界判官的亲自“慰问”,晟晟没有做声。
“每个人的人生都是安排好的,也许你会被我相中也是宿命的安排……”
人生的安排?这个也属于人生的安排吗?我的人生还没有结束吗?
晟晟看着这个温柔的判官,看着他的纯真的眼神,看着他微笑的嘴角,忘了怎么拒绝……
…………
晟晟守在冥河边上,每天看着船只摆渡亡魂。那个判官好像知道他的心思,把他派到这儿来,还对他说:“说不定,你会碰到你想见的人哦!”
从此,悠悠的冥河多了一抹寂寞等候的倒影。晟在这河边,一等就是六年……
冥蝶常常在河边汲水,常常会停到晟晟的身上休息,晟晟寂寞的时候就会对着这些荧光闪闪的小蝴蝶诉说心中的思念……
大师,我好想你……你知道吗?我会一直在这里等你……我相信我一定会再见到你……到时候我会对你说……
…………
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
“爹,我一直想问你,为什么你的头发变成黑色的了?”
“因为没有白色的必要了。”
“爹,你手里的是什么?好像不是人间的东西……”
“是冥蝶……冥界的蝴蝶……它会传递亡者对亲人的思念……”
“那它们会见到晟晟吗?”
“会,应该会……一定会……铭,你今年几岁了?”
“十八岁啊!干吗问我这个?”
“十八了,是个大人了……已经不需要爹的照顾了……”
“爹,你什么意思?!”
“其实我不是人类,我是妖怪……现在从哪儿来,就该回哪儿去……”
“爹,你在说什么?我不懂啊!”
“你懂也好,不懂也好,反正我希望你以后可以靠自己生活下去……”
“爹……”
“早点睡吧!”
…………
第二天,苍铭再也没有见到他的父亲。那张床榻上只剩下一根苍鹭的羽毛……
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
摆渡的船靠了岸,又一批亡魂来到了冥界;然后船划又到对岸,去接下一批……晟晟从来没有停止过寻找那抹思念的身影……
“喂!大事不好了!有妖怪大闯冥府啊!小晟,咱们去看看吧!”这是新来的看守冥河的鬼差阿福,整天游手好闲,打听小道消息,传播八卦新闻。
“不用了,我没有兴趣……要去你一个人去吧。”
“真没劲!一天到晚像个死人一样死气沉沉的!”
“我本来就是个死人……”
(—__—|||)……
冥界人间,一切都与我无关……
…………
约摸两个时辰后,阿福哭丧这一张脸回来了……
“怎么了?”晟晟问道。
“那个该死的妖孽!打伤了白无常!”
“那那个妖孽呢?”
“便宜他了!他被打伤,跌落六道轮回,大概转世投胎去了!”
“为什么会有妖孽?”
“听说他来冥界要人!那种自以为有情有义的畜生啊,仗着自己有点法力,就无法无天,到冥界捣乱!真是该死?!你说是不是?”
“哦、哦……”懒得理你……
…………
第二天,判官石大人第二次出现在晟晟的面前。
“我想要你担任白无常的位子……”
“白大人怎么了?”
“昨天被一只妖精打散了魂魄,情急之下也只好让他转世为人,这样子保住了他的三魂六魄,但是还有一魄彻底消散了……我想,小白再也回不来了……所以……”
“我没有那个本事。”
“我觉得你有。而且,黑无常会帮助你……”
“我只想留在这儿……”
“你等的到他吗?你与其在这里等还不如去阳间见见他……”
…………
晟晟就这样变成了小白。
黑白无常是冥界最常在阳间走动的正神,如果成为白无常,那么可以不用在这里傻等,说不定还可以和大师常常相见……
…………
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
“前辈,离交差的时间还早,我可不可以去一个地方?”一次漂亮的任务完成后,小白向前辈小黑提出了这个要求。
这位黑无常喜欢演戏,常常以此自娱自乐。他除了教小白工作的经验、拳脚功夫以外,还常常教他演技。忧郁的小白就是因为他性格开朗了许多!
“你要去哪里?”
“长安。”
“反正这是你的私事,我在鬼门关等你……”小黑调皮的笑笑。
“谢谢!”
…………
小白回到了阔别依旧的长安,算算差不多又是十年了。大师老了吗?冥应该是个大人了……
小白直接进了院子,年轻的苍铭竟然在洗尿布!看来大师做爷爷了……
“铭铭……”小白轻轻的叫了一声。
苍铭抬起头,很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个全身雪白的人!这个秀丽的身影是他永远无法从心中抹去的印记,他的离去是自己一生中最深的悔恨,但如今,他却真真切切的站在自己面前……

“晟……你是晟晟……”激动的苍铭说不出话来,洗尿布的手也停了下来。
小白笑笑,小黑说的,自己的快乐可以传染给其他人!“是啊,我回来看看你们!我现在可是冥界的白无常哦!”
“啊?!好厉害!”
“大师呢?”
“爹?爹他四年前就离开了……”
“离开?他去哪里?”小白笑不出了,好不容易等了那么久,终于有机会可以出来办自己的私事,可是为什么大师却早已不在了?
“我不知道……爹说他是妖怪,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之后就丢下我走了!哦,有一样东西,我想是爹爹留下的,我拿给你看!”
苍铭飞奔进屋,然后又飞奔出来,手里拿着一根白色的羽毛。“就是这个!”
小白拿过羽毛,仔细的看了看,嗅了嗅……有大师的味道。他心中有点明白了。
“晟晟……我觉得这根羽毛放在你那边比较好……”
“为什么?这不是你爹留给你的吗?”
“自从你走了之后,爹整个人都变了,常常对着天空发呆,晚上又常常念着你的名字,每次吃饭他都会多盛一碗,多摆一双筷子;每次洗衣服的时候会洗一件你的衣服,洗好了晒,晒好了洗;洗破了就去照原来的尺码再做一件;就连他走的时候,这根羽毛是放在你用过的枕头上的!”

“大师……”泪水开始打转,原来自己留给大师的是这样的人生?
屋内传出了婴孩的啼哭,
“铭!快点过来!”铭的妻子在呼唤他。
苍铭急急忙忙的跑进去,“晟晟,快进来看看我的儿子!晟……”回过头,院子里已经空无一人……
…………
大师一定在这个世界的某个地方专心的修行,只要他得到成仙,就一定会有相见的一天!我在冥界一定会好好保护每一个苍家的小孩……
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
五十年一晃就过去了,小白早已走出过去的阴霾,加上天资聪颖,血统优良,耀眼的光芒很快超出了小黑,“白大人”这个称呼已经用顺了,说不定某一天有人在他耳边叫“晟晟”,他还未必会有反应!

某一天经过阎王大人的房间时,偷看到了从来没见到过的小黑——堂堂一个七尺男儿竟然跪在那里泣不成声!判判和阎王都是眉头紧锁,一付痛心疾首的样子!
出了什么事?小黑刚刚还好好的啊!如果有事为什么自己什么都不知道?
小白没有办法离开,双脚钉在那里无法移动,因为他听到了“小白”……
“我没有办法再看下去!小白那种样子我在也看不下去了……让我走……让我去照顾他……”小黑的话,字字带着哭腔……“他每一次转世为人,不是痴就是傻,我看着他被亲娘亲手掐死……看着他被孩子们欺负推到河里溺死……或是流落街头沿街乞讨,这样还要被正常的乞丐欺负!这些我都忍了……可是这一世,他被他的爹娘卖到妓院!你们知不知道啊!?他是傻子,在那种地方他会生不如死的!怎么说他都是你们曾经的下属,是你们的朋友……我知道你们不方便插手,也不能插手……但是我可以!只要你们放了我,再找一个黑无常!这件事你们可以做到的!好不好?”

小黑说的那个小白,并不是自己……
阎王和小判都没有做出回答,房里只有小黑在哭泣,泪水涌下来,用手背擦去,又涌下来,又擦去……
原来平日嘻嘻哈哈的黑无常心里积压着这么巨大的痛苦……人生果然如一出戏,直到情非得以,才会真情流露……
…………
最终,小黑带着他的痛心离开了冥界。他说他还会回来,因为从他到阳间的那一刻起,他就会永远陪着那一个曾经的小白,地上地下,如影相随……
临走的时候,他留下了一串短短的白骨鞭,他说,“这是我原本要送小白的东西,还没完成。我本来是想在我和他认识一千年的时候送给他当礼物,但是现在用不到了……我把他送给你,希望你能完成这条白骨鞭……”

“我知道了……”
“你现在很强,所以我才会放心的走掉,不要因为我走了就没了精神,很快就会有一个属于你的小黑的,石大人的眼光从来没有失误过……以后,要好好保护自己,不要想我的小白那样,让所有爱他的人伤心难过……”

…………
小黑离开了,他去陪着他的小白,就算小白是傻子,是疯子,也总胜过两地相思无觅处。
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
缘分的到来有时候真的很漫长。
属于小白的那个小黑,直到在一个五十年后才出现。这都要归功于判判那挑剔的眼光,他常常会对工作压力过重的小白说:“宁缺勿滥!宁缺勿滥!”——小白却常常埋怨是冥界想要节省开销!

…………
那一天,一个叫白潞的人(鬼?)被判判拐骗至阎罗殿,正在考虑清楚要不要当黑无常,小白一蹦一跳的跳进他的视线,一见到他就两眼放光,牵起他的手说:“你就是新来的小黑吧!我是小白!以后我就是你的工作伙伴!请你以后多多照顾我!”——那有前辈要后辈照顾的?!还有,姓白的人居然要做黑无常,太幽默了……(—__—|||)

不知道为什么,这个未来的小黑没有办法抗拒小白的笑容,本能的想要靠近他,糊里糊涂的就点了头……就这样,新的“黑白配”诞生了,并且沿用至今……




THE END



留言:
この記事への留言:
留言:を投稿
URL:
本文:
密码:
秘密留言: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
 
引用:
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
この記事への引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