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08«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6
  • 7
  • 8
  • 9
  • 10
  • 11
  • 12
  • 13
  • 14
  • 15
  • 16
  • 17
  • 18
  • 19
  • 20
  • 21
  • 22
  • 23
  • 24
  • 25
  • 26
  • 27
  • 28
  • 29
  • 30
  • »10
| Login |
2010-06-04 (金) | 編集 |



  

  三月初三,星星少,月亮藏头露尾躲在云里。

  我很无聊。

  屋檐下的盆景死了,树上的鸟蛋掏光了,王妃非常宝贝的一套琉璃杯烂了。今天早上,池塘里最后一尾红锦鲤也翻了肚子。

  而笙儿居然还没回来。当王爷的二王爷讨厌,当皇帝的二王爷也讨厌,好端端叫笙儿进宫去干什么?

  「你很无聊?」不知哪里忽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。

  我赶紧四处看,左边右边,上边下边,等等,在上面,我又把头抬起来。果然,王府的围墙上站着一个男人。

  本来两丈来高的墙,因为笙儿怕我爬墙偷溜,又加高了一丈。而这个男人居然站在墙头,双手还环在胸口,一点也不爬摔下来。

  「喂喂,你是谁?」

  他黑黑的眼珠很有光彩,慢悠悠居高临下看着我:「你就是大名鼎鼎的贺玉郎?」

  虽然他的态度不大好,说话好像鼻子里哼出来一样,但他既然说我大名鼎鼎,我也不好意思不承认自己大名鼎鼎。

  「你等等!」我朝他嚷一声,匆匆跑开,跑到一棵离围墙不远的大树上,蹭蹭往上爬,在树杈上威风凛凛地一站,这下总算咱俩一样高了。我叉住腰,扬起下巴道:「不错,我就是大名鼎鼎的贺玉郎。」

  他似乎料不到我会立即爬到这般高,能和他脸对脸说话,怔了一下,喃喃道:「难怪人人都说你是个怪物。」

  「怪物?你说我是个怪物?」我瞪眼。

  他忽然扬起嘴角:「听说九王爷顶喜欢你。」

  我翻翻白眼:「是我顶喜欢他。」

  他眯起眼睛问:「要是你忽然被人绑票,九王爷会怎样?」

  「绑匪?你要绑票?绑我吗?」我惊喜万分,警惕地看看脚下是否有陈伯等人在偷听,压低声音商量:「你能不能把我绑到江南?」

  「……」

  「笙儿快要到江南巡视了,可是鬼皇帝不许我陪着一起去。」说起皇帝我就生气:「明明我也可以去江南的。喂喂,你把我绑到江南好不好?我叫笙儿给你钱。」

  「江南?」

  我顺便提出一个合乎情理的要求:「可以顺便把王府的厨娘也绑过去吗?」

  「厨娘?」他脸色更古怪了。

  真是,不过绑多个厨娘而已,我又不是不给赎金。

  「对了,你可千万要跟笙儿说我已经奋力反抗了,但是反抗不了啊。不然他会对我大发雷霆。」我忽然想到另一个更好的交易:「这样,我给你一笔钱……」

  「给我钱?」

  「你要答应我,将来把我还给笙儿之前,要他许诺一个条件。」

  他古怪的脸色终于平复下去,并且似乎对我所说的交易起了兴趣:「什么条件?」

  我嘿嘿笑:「你要笙儿答应以后每天的第一次让我在上面。」

  他身体晃了晃,彷佛有点站不稳。我忙提醒:「小心,不要掉下去了。」我被绑架的机会全落在这个人身上,怎能让他摔下墙头?

  他站稳了,想了想,认真的说:「我改主意了。」

  「什么?」

  他嘿嘿笑着摆手:「绑架你太麻烦,还是算了。」

  不要啊,我难得的被绑架机会。

  我搓着手,诚恳地说:「赎金的数目,我们可以慢慢商量。」

  「多少赎金也不干。」

  我忍了忍,只好再退一步:「好吧好吧,不用把王府的厨娘绑去,到了江南,你找个好馆子安顿我就行了。」

  「不干。」

  嘿,居然摆起架子来。

  幸亏我也不笨,立即学笙儿的样子板起脸,恶狠狠地威胁:「你不绑架我,我就立即放声大叫,说你要绑架我。」

  他居然毫不在意:「凭你们王府区区几个侍卫,还拿不住我。你叫吧,九王爷来了,我把你的话都转告了他再走。」

  我只好闭起嘴,笙儿知道的话,说不定要生气。昨晚好不容易讨价还价,说好过两天轮到我在上面,万一他用这个为借口耍赖反悔就糟了。

  「你真的不绑我?」带着最后一点希望,我可怜兮兮看着他。

  「不绑。」

  我更加失望,打量他两眼,下定决心。

  就算不能被绑架,也要享受一下旁观绑架的乐趣。唉,王府实在安静太久了。

  「那……辛苦来了一趟,谁也不绑挺吃亏呀。」我苦口婆心地劝他:「不如这样,你绑架陈伯吧,赎金要多少你随便开口,我叫笙儿给就好了。」

  「你……太客气了。」

  「你是客人,就别太谦让了。陈伯很瘦,你一根手指就可以拎得动,绝对不会觉得累。」

  「可我不想绑。」

  嗯,恐怕他瞧陈伯不上眼,倒也是,谁愿意绑架一个整天对自己点头哈腰的老头子?我立即善解人意地说:「这样吧,你看上谁就绑谁,除了王府的厨娘。嗯,哦,对了,还有笙儿,你也不能绑。」

  「我谁也不想绑。」

  嘿,架子还摆个没完了。

  我黑起脸:「不行,今天你一定要绑一个回去。」

  「我偏不。」他也黑起脸。

  我忿忿不平地问:「难道我们王府里,就没有一个值得你绑的?」

  「是!」

  这死脑筋,我对他怒目相视,灵机一动,决定再给他一个良心点的建议,那个建议嘛,对我自己也有那么一点点小小的好处。

  「嘿嘿……」我兴奋地搓搓手:「空手而归,不是好汉行径,要当英雄就要干大事,不如……你绑架皇上吧!皇宫就在我们王府隔壁啊,这道墙壁再过去十七八里就到了……小心小心!不要摔倒!」

  经我提醒,他身形一稳,重新站好。

  「你要我绑架……」

  「皇上啊。」我乐呵呵地看着他,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。

  「你说的是……」

  「就是那个整天把我家笙儿召进宫聊八卦,还不许我和笙儿一起去江南,头顶上总戴个镶满宝石的帽子的家伙。」提到那些宝石就咬牙切齿,真是搜括民脂民膏的昏君,贤明的君主至少应该分那么一半给弟弟……的最重要的人。

  他脸色姹紫嫣红,当真好看,过了一会,似乎相当欣赏我的建议,唇角渐渐笑得月亮似地直勾起来:「有趣,有趣!」

  「那你就去绑吧。」我充满期待地看着他。

  他却摇头说:「不忙,对付皇帝老儿不是我的事,我不能插手。」

  不愧是专业绑匪啊,组织严密。

  我想了一会,忍痛将腰带上一块新玉佩扯下来朝他扔去:「接着。」

  他接过,又「咦」了一声。这是笙儿昨夜特意拿来给我的,虽然今天已经崩了一个角,不过到底是上等的翠玉,难怪他惊喜。

  「我贺玉郎大人有大量,也不挑唆你们为我报仇雪恨。这块玉佩你先拿去当预付的赎金。拿了赎金,你就不能伤他的性命。说到底嘛,那二王爷到底是笙儿他二哥,你们也别太欺负他,最多冬天里罚他跪跪雪地,拿铁链子把他绑起来就好。喂喂,站稳,小心!小心!」

  这次提醒得慢了点,他到底没有站住,从墙头栽了下去。

  砰!墙那边一声巨响。

  「喂喂!我还没说完呢……」

  四周又回复安静。

  三月初三,星星还是少,月亮还是藏头露尾躲在云里。

  我还是很无聊。



留言:
この記事への留言:
留言:を投稿
URL:
本文:
密码:
秘密留言: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
 
引用:
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
この記事への引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