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08«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6
  • 7
  • 8
  • 9
  • 10
  • 11
  • 12
  • 13
  • 14
  • 15
  • 16
  • 17
  • 18
  • 19
  • 20
  • 21
  • 22
  • 23
  • 24
  • 25
  • 26
  • 27
  • 28
  • 29
  • 30
  • »10
| Login |
2010-06-04 (金) | 編集 |



《悲惨大学生活》番外 悲惨三岁

永祺三岁,才知道自己有个姨妈。
「姨妈是什么?」
「姨妈是妈妈的姐姐,住在很远的地方。」妈妈柔声告诉永祺:「姨妈难得过来一趟重庆哦,妈妈很久没有见过姐姐了。」
「我也想要姐姐。」
「可是妈妈只生了你一个呀,不过……」
不过?永祺热情地张大眼睛,等着妈妈的下一句。
「……不过,姨妈会带一个弟弟来。叫瞳瞳,很可爱的小弟弟,比永祺只小一点点,也是三岁。」
弟弟?永祺瘪嘴。他想起可恶的永章弟弟,整天抢他的玩具枪,还有可恶的弟弟永庆,老动不动就流鼻涕。
永丽妹妹呢?整天哭。
「我不要弟弟,我要姐姐!」永祺抗议。
「可姨妈只生了瞳瞳啊。」
「姨妈为什么不生姐姐呢?」永祺对未见过面的姨妈也抱怨起来。
三岁,已经懂得抱怨的年龄啊。

可最初的抱怨,在永祺刚一见到瞳瞳时就消失了。
妈妈准备了隆重的场面迎接姨妈,一早就去张罗好菜,为了热闹,还打电话把在重庆夫家的所有亲戚都叫过来。
「小翠,你一定要把永章带过来,嫂子的姐姐今天过来,怎么样也要好好热闹一下。」
「明秋啊?我是大嫂。今天过来吃饭,嫂子这有好菜等你。当然有喜事,是我姐姐要过来了。」妈妈轻声笑着,欢乐洋溢在唇边眼底:「我们姐妹四五年没见了呢,这次她出差经过,刚好逗留一天。哎,记得带你们家永丽过来哟。」
听见妈妈把几个小讨厌都叫过来,永祺决定快点收拾好自己的新玩具。他不是小气,只是不喜欢玩具上沾满鼻涕眼泪,或者被永章弄丢一个轮子。
当所有亲戚到齐的时候,永祺已经把玩具收拾好了。
屋子里很吵,妈妈穿着围裙来来去去。
叮咚,最热闹的时候,门铃响了。
屋子忽然安静下来,永祺这个时候忽然明白了妈妈的紧张。
全屋子的人都伸脖子等着门外的人进来,妈妈开了门,石破惊天的一声高腔猛然窜进来:「哎呀!总算见着你了。亲亲妹子,想死姐姐了。」
「姐……」妈妈呜咽起来,扑在来客怀里。
「哭什么?没良心的,这么多年也不来看看我。还哭?」姨妈拍打着妈妈的肩膀。
「那你怎么也不来看我,一天到晚只顾着你家老梁和瞳瞳。」妈妈不好意思地抹掉眼角的泪,低头眼睛一亮:「啊,这是瞳瞳!你知道我是谁吗?我是小阿姨。」
视线转到姨妈身后,这一瞬间,永祺看见了他命中的小东西。
多可爱的小东西啊,永祺几乎要惊叹起来。
粉嫩嫩的脸蛋,不象永章脸上总东一块西一块的疙瘩,也不象永庆脏兮兮的,也不象永丽,总瘪着小嘴,一副随时准备大哭的样子。 他有灵活的大眼睛,叫永祺想起动画片里那只老实的小狐狸;他的皮肤白白的,叫永祺想起妈妈的水煮鸡蛋;他浑身上下干干净净,让人一见就想抱住,闻闻他身上的香香,永祺忍不住又想起橱窗里漂亮的娃娃。
「瞳瞳,叫小阿姨。」姨妈吩咐。
瞳瞳乌黑的大眼睛看着面前的妇人:「小阿姨。」幼嫩的嗓门好听极了,那是什么歌星都比不上的甜美。
「啊,好乖啊。」妈妈高兴地夸奖,把瞳瞳抱在怀里。
刹时永祺生出奇怪的斗胜心理,从妈妈脚边伶俐地钻出去,灿烂地笑着:「姨妈!」他大声叫着,还主动扑进姨妈怀里。
顿时惹起姨妈所有的柔情。
「哎哟,这一定是永祺,多可人的孩子。」姨妈啧啧夸奖:「你看多伶俐,多聪明,长相多好。」
初见面,两个小东西都讨了大人的欢心。
进屋来,一屋子的人都动起来了。
妈妈忙着介绍。
「这是老何的二弟,这是他们家的永章。」
「这是老何的三弟,这是他们家永丽。」
「这是……」
永祺不管一屋子的闹腾,他悄悄靠近瞳瞳。小东西羞涩地牵着妈妈的衣角,仰头看着一屋子不认识的大人小孩。
「你叫瞳瞳?我是永祺。」刚才已经自我介绍过一次,不过永祺还是再一次没话找话。
瞳瞳黑白分明的眼睛瞅瞅他,又转头看自己的妈妈。
「你喜欢吃什么?」永祺讨好他:「我拿冰激凌给你吃,冰箱里有。」


可爱的脸没有出现永祺预期中的渴望表情,瞳瞳安安静静地跟着妈妈,似乎对冰激凌的兴趣不大。
永祺挠头,眼睛闪过亮光:「玩具,我有很多玩具。你玩不玩?」
瞳瞳的头已经偏到窗口外面去了,正发呆地看着外面的树。
永祺一阵失望。
「瞳瞳,你和我玩好不好?我们玩打仗。」
永章跑过来扯永祺:「哥哥,我也要打仗。」
「不要和你玩。」永祺挣开永章,围着瞳瞳打转:「说话啊,你怎么不和我说话?」
正无计可施的时候,他心目中最可爱的人忽然遭到袭击。
姨妈居高临下在瞳瞳脑袋上敲了一下:「永祺哥哥和你说话呢,怎么一声不吭?没礼貌。叫永祺哥哥好!」
瞳瞳揉着脑袋,苦着脸:「永祺哥哥好。」
永祺愣住了,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凶的妈妈。
他顿时对瞳瞳同情起来,小声说:「我们出去玩好不好?」
瞳瞳对他的兴趣显然不大,摇头。
「哥哥跟你玩不好吗?」姨妈的狮子吼忽然从头顶传来,瞳瞳猛然一震:「没见过这么不活泼的孩子,老窝在妈妈这里。瞳瞳,你是男孩子,要有男孩子的样子。你看看这些哥哥弟弟,谁都比你活泼……」
「好了,姐。你干嘛吼他?」
「我没吼他啊?」姨妈无辜地说。
「还没?」妈妈把瞳瞳抱在怀里亲了两下:「瞳瞳别怕,有小阿姨在呢。」
「我天生就这个嗓门,就这个脾气。」姨妈噗哧笑起来:「你还怕我吓坏自己的儿子?永祺,姨妈凶不凶?」她低头问永祺。
「姨妈最好了,永祺最喜欢姨妈!」……的瞳瞳……
姨妈脸上笑开了花:「姨妈也最喜欢永祺。」
虽然拍了姨妈的马屁,但永祺还是没有成功把瞳瞳拐出去玩。妈妈说,吃饭的时候到了。
大家拥挤着坐到一块,面前的菜热气腾腾,永庆的口水又淌下来。
「吃吧,多吃点。」
「嗯,好吃!你的菜还是做得比我好。」
「瞳瞳,吃这个,小阿姨做的。」
「谢谢小阿姨。」
妈妈惊讶地说:「会说谢谢啦?瞳瞳真乖。」
永祺扯姨妈的袖子:「姨妈,我也要吃姨妈做的菜。」
「永祺啊,你可真会讨姨妈欢心。」姨妈高兴地捏捏他的脸蛋:「吃完饭姨妈带你上街,买一样礼物送给你。」
「姐,你别这样。」
「这有什么?我这姨妈还从来没给永祺买过什么。」姨妈放软了声音问:「永祺,你想要什么啊?」
永祺昂头,兴奋地问:「我要瞳瞳。」他斜眼看着正乖乖吃饭的瞳瞳。
大人们一愣,齐声大笑起来。
「哈哈哈……」姨妈没有仪态地拍着桌子,半天才忍住笑问:「你怎么想到要瞳瞳呢?」
「瞳瞳好好喔。」
「瞳瞳什么地方好啊?」
「象娃娃一样,好想亲亲。」永祺实话实说。
姨妈又一阵大笑,把不知发生何事的瞳瞳一把拧过来,放在永祺面前:「好,送给你啦。」
「真的?」永祺惊喜交加地看着瞳瞳。
瞳瞳瞪着他。人家正高兴地啃着小阿姨做的炸鱼,为什么要被抓到永祺哥哥这里来?
「你可以亲亲他哦。」姨妈开口。
瞳瞳的小脸顿时沉下,不过淫威之下,不敢反抗。
永祺扑上去,高兴地亲起来。
叭叭叭叭叭叭,亲了不下三四十口,把可怜的瞳瞳折腾得一脸口水,永祺才放开瞳瞳。
瞳瞳的脸色更难看了,可他受了委屈的模样,红红的小嘴嘟起,更叫永祺受不了的可爱。
让永祺高兴的是,姨妈居然又发话了:「瞳瞳,哥哥亲你,你要回礼啊。」她戳戳瞳瞳的背:「去,亲亲哥哥。」
永祺眼睛象最大瓦数的灯泡一样亮起来,伸长脖子等着。
瞳瞳几乎要哭出来的苦着脸,被妈妈戳了好几下,只好不情不愿地走过来,敷衍似的亲了亲。
妈妈说:「呀,瞳瞳好可爱,也过来亲小阿姨一下好不好?」
这次,瞳瞳主动过去了,踏着欢快的步子,亲昵地抱住小阿姨,大大亲了两口。他喜欢温柔的小阿姨。
不公平待遇,让永祺吃醋起来。
「不行,他都没有好好亲亲我。」
瞳瞳吃惊地看着他,这个哥哥好奇怪,为什么老缠着自己?不要啦。
两人的初次亲吻被当成大人的游戏,头顶上笑闹一回。吃完饭,永祺急着拉瞳瞳出去玩,可叔叔偏偏这个时候说要永丽唱一支歌给大家听。

「好啊。」大人们都兴致高昂地鼓掌。
永丽扭扭捏捏地站出来,唱了一首《大猫和小猫》,赢得许多掌声。
永祺急得跺脚,他不知道永丽的歌比隔壁家的小猫唱得更糟,有什么好听的?
「也让我家瞳瞳表演一个。」姨妈的话让永祺及时打起精神。
不愿意的瞳瞳又被妈妈推了出来。
「唱个《红灯绿灯》吧。」姨妈简单地下命令。
瞳瞳站在客厅中间,粉嫩的脸腼腆着,清脆地唱了一首。
「好棒,瞳瞳唱得真好听。」妈妈直夸。
姨妈高兴起来,又下了指令:「再给小阿姨唱一首《大公鸡》。」
乖乖唱完大公鸡,叔叔忽然开腔,饶有兴趣地问:「能不能帮我唱一首啊?」他逗弄着可爱的瞳瞳。
瞳瞳用稚嫩的目光看着他,有点不知所措。
姨妈当即说;「瞳瞳,给叔叔唱一首《花皮球》」

永祺简直要惊叹,瞳瞳实在太乖了。他象一个点唱机一样,按照妈妈的话一首接一首的唱歌。
大人们边笑边夸:「大姐,你儿子真是太乖了。」
「比起我家永章来,那真是一个天一个地。」
「啧啧,从没见过这么乖的孩子。」
姨妈得了夸奖,更加高兴,叫儿子表演的兴致有增无减:「瞳瞳,给这个叔叔也唱一首。他还会背唐诗。」
「不得了!居然还会背唐诗?」
于是,瞳瞳又被迫背起了唐诗。
永祺开始深度地同情起瞳瞳来。
但是,瞳瞳唱歌和背诗的样子都好可爱啊,永祺喜欢听瞳瞳的声音,如果不是姨妈的话,瞳瞳一定不愿意开口。
瞳瞳背完了所有的唐诗,姨妈又想起一个新东西来:「瞳瞳,你不是会翻筋斗吗?来,翻个筋斗给小阿姨看。」
「姐,够了。」妈妈笑着说:「没见你这么折腾儿子的。」
「我哪里折腾他了?这叫给孩子保持自信的机会。瞳瞳,来,翻个筋斗。」
瞳瞳哭丧着脸,在地上笨拙地翻了个筋斗。


永祺终于知道世界上的妈妈有两种,一种是可爱的妈妈,一种是可怕的妈妈。
可怜的瞳瞳,他遇上可怕的那种。
可是,瞳瞳被欺负的神态实在太有趣了,比他所有的玩具更有趣。
嘟着的小嘴,委屈的眼神,红红的小脸,胖胖的白白的手臂,永祺真想扑上去,狠狠咬他白白的脖子一口。
下午把瞳瞳成功拐到楼下玩后,永祺真的忍不住,轻轻咬了瞳瞳一口。
瞳瞳摸着湿漉漉的脖子,莫名其妙地看着他。
「疼不疼?」永祺问。
瞳瞳瞪着他。
「想不想哭?」永祺问。
瞳瞳瞪着他。
「你想不想咬回我?」永祺还是很耐心地问:「你可以咬回我哦,我也不会哭。」他伸脖子。
瞳瞳转头,发出嫩嫩的声音:「我要找妈妈。」
「姨妈把你送给我啦。」
「不会的。」
「真的,你明明听见的。」永祺猛然搂住瞳瞳,象永丽搂住自己最喜爱的娃娃:「你是礼物,姨妈说送我!」
瞳瞳根本无动于衷,他迟钝的神经对这些反应一向很慢。小嘴张得老大打个哈欠,索性在永祺怀里打盹。
「喂喂,你要陪我玩,不要睡觉。」永祺推他:「你翻筋斗给我看好不好?」
「不好。」瞳瞳闭着眼睛摇头。
永祺近处看着瞳瞳粉粉的皮肤,亲近的念头象青草苗一样顶着薄薄的土层:「我们玩亲亲。」他低头,在瞳瞳的嫩脸上亲了一口。
感觉真好,比吃冰激凌还好。
再亲、再亲、再亲……
吃晚饭时大人们下来找人时,发现两个小家伙已经偎依着睡着了。
永章几个从老远的地方跑回来,并且告状:「永祺哥哥不许我们和瞳瞳玩,他还说永庆的鼻涕会弄肮瞳瞳。」
「嚷嚷什么?上去吃饭。」永章挨了舅舅一个暴栗。
三三两两上去吃饭,永祺和瞳瞳也被摇醒了,昏昏沉沉带到饭桌旁。
直到听见大人们说瞳瞳今晚就和姨妈回去,永祺才完全清醒。
「姨妈……」永祺张大嘴巴,一副被打击不轻的样子:「你不是送瞳瞳给我吗?」
「这孩子,你还当真了?」妈妈轻声说:「姨妈怎么会舍得瞳瞳啊?」
姨妈把还在小鸡啄米似的瞳瞳抱在怀里,温柔地帮他抚整齐头发:「永祺,瞳瞳还小,离不开妈妈。等他大了,就让你们两兄弟一起玩去,好好地玩。」
「什么时候瞳瞳才长大啊?」
「嗯……等大学的时候吧,你们一块读书。」
大学这个字眼,顿时在永祺心目中光辉万丈起来。

姨妈终于走了,永祺在黑夜中看见瞳瞳踏进火车的背影,大哭起来,抓着妈妈的袖子问:「妈妈,我五岁的时候是不是就可以读大学了?」
「傻孩子,要先读小学,再中学,最后才能读大学。」
「……¥%※……%%¥……%……(※……#¥¥#%◎#¥◎……」
从此,只能通过姨妈来信中夹带的照片知道瞳瞳的下落。
可……大学,永祺衷心期待着。
从开始的焦躁不安,到后来好整以暇、一心一意策划着幸福的大学生活。他为瞳瞳设计了一系列的捕抓方案。
这一切就是,瞳瞳悲惨大学生活无声的前奏曲。


留言:
この記事への留言:
留言:を投稿
URL:
本文:
密码:
秘密留言: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
 
引用:
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
この記事への引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