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09«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6
  • 7
  • 8
  • 9
  • 10
  • 11
  • 12
  • 13
  • 14
  • 15
  • 16
  • 17
  • 18
  • 19
  • 20
  • 21
  • 22
  • 23
  • 24
  • 25
  • 26
  • 27
  • 28
  • 29
  • 30
  • 31
  • »11
| Login |
2010-06-04 (金) | 編集 |





白墙、白床单。

入目一片纯白,被射进来的阳光照得隐隐发亮。

「为什么?」 爸轻轻地问。

「因为科学杂志上说,人吃什么东西,身体就会发出什么气味。」 我很有耐心地举例:「如果一个人整天吃猪,那他就会浑身猪味。」

「为什么?」 妈的额头已经有少许细皱纹,还不好好保养,对我皱起眉头:「猫猫,你也太傻气了。难道一个人有狐臭,是因为他吃了太多狐狸?杂志上的东西怎么可以信?」

「怎么不信?」 我引用书籍:「香香公主就是从小吃花,所以才会散发香气,给干隆看上。」

爸与妈一声无言,两人对望一眼。

房中安静一片。

接着,从寂静中蓦然爆发一声怒吼。

「那你也不可以一下子喝了两瓶香水啊!」 爸嘴角抽搐一下,再也控制不住,转眼青筋暴起,对我怒喝。

妈立即非常配合地抹眼泪:「傻孩子,那不是汽水,你怎么说喝就喝?还一下子喝了两瓶?你这孩子虽然平时不听话,总让妈生气,可是妈只有你一个儿子……」

我躺在病床上翻白眼。

说了这么多科学道理,为什么他们都不懂?

爸妈一左一右站在床头,足足骂了半个小时,当我打算装昏逃避过去时,救兵终于到了。

微微在门口出现。

「天啊,微微你总算来了。」 我递给微微一个求救的眼神。

「伯父、伯母,猫猫知道教训了。你们也累了,回去休息一下吧。」 微微接收了我的信号:「医生说猫猫没有大碍,今天下午就可以出院。」

「对啊,我都说了没有大碍。再喝两瓶都没有问题。」

立即,头被妈狠狠敲了一下:「你敢?」

我呜呜叫屈,坐在床上低头。有微微在,我只需要扮扮可怜就行了。

果然,微微很快就把爸妈劝走了。

「猫猫?」 关上房门,微微走过来,坐在床边:「肚子还疼不疼?」

「不疼。」

「你昨天可是疼得在地上打滚,现在真的不疼了?」

「不疼。」

「还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?」

「没有。」 我不耐烦地瞪他:「全好了,健康宝宝一个。」

「那好……」 微微对我笑了笑,忽然把脸沉下去:「为什么喝香水?你想自杀啊?」

我被他的黑脸吓了一跳:「因为香香公主……那个……」 微微生起气来分外可怕,我紧张过度,喉咙不断吞唾沫。

「香香公主?」 微微哼一声:「我让你香香公主。」 他猛然扑过来,把我翻转着按在床上,举手就打。

「不要打,」 我大叫:「要打也换个地方打。」

「我昨晚就想扁你了,居然喝香水。」 微微一边打,还一边恶狠狠地骂我:「你搞什么鬼?我让你喝,让你喝。」

太过分了,殴打病人!

我大声叫起来:「是你叫我喝的!你还打我!」

「什么?」 微微抓住我的手稍稍松了松。

我哪里会放过机会,立即翻身一拳,打在微微下巴上,再一个鲤鱼打挺在床上跳起来。

「当然是你叫我喝的。」 我高高站在床上,指着微微的鼻子,满脸冤枉:「你说女人比我好闻多了,女人身上天生都有一股女人香。」

「我?」

「所以我就跑去找可以散发香味的方法。」 我越想越气。

我那么爱他,他居然打我。

微微昂着发青的下巴跟我对吼:「我哪里说过这样的话?」

「你有!」

「我没有!」

「你有!」

「绝对没有!」

咦,他那么肯定,难道我记错了?我歪歪脑袋,声音放轻一点:「那就是欣欣说的。反正肯定有人跟我这么说。」

「欣欣?」 微微翻个白眼:「猫猫,你不要老被欣欣怂恿好不好?」

「我没有!」

「你有!」

「我没有!」

大战不停,微微索性又扑上床,把我按倒,居高临下大吼:「你就是有!笨蛋,不动脑子,傻瓜!」

我瞪大眼:「你骂我?你嫌弃我?」

「我骂你,没有嫌弃你。」

「光骂也不行。」 我挥拳。

砰!

对打开始,精彩纷呈。

..................

晚上,轮到我给爸妈打电话。

「妈,我今天不出院。」

「微微不是说下午就可以出院吗?」

「再住一天,今天我们两一起住院。」

「一起?为什么?」

「不要问啦。」 我啪嗒一下挂了电话。


为什么?当然是要包扎伤口……

微微,你敢打我。趁着有医生在,我要狠狠地扁你一顿。

我摩拳擦掌,朝病房跑去。


留言:
この記事への留言:
留言:を投稿
URL:
本文:
密码:
秘密留言: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
 
引用:
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
この記事への引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