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08«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6
  • 7
  • 8
  • 9
  • 10
  • 11
  • 12
  • 13
  • 14
  • 15
  • 16
  • 17
  • 18
  • 19
  • 20
  • 21
  • 22
  • 23
  • 24
  • 25
  • 26
  • 27
  • 28
  • 29
  • 30
  • »10
| Login |
2010-06-05 (土) | 編集 |






太阳解禁海面。碧空如洗,余辉给还没染上一层柔和的桔红色。
一艘崭新的小型游艇随着轻柔的波浪停泊在这盘桔红色的光辉里,游艇上的人被夕阳笼罩,白皙的脸色微微发红,比平日多了几分健康的血色。
“钓到了吗?”周杨忽然从他身后出现,探了探头,目光似乎想穿过海面,看清楚线面鱼儿的动静。
拿着钓竿端坐在艇边的陈明不禁露出一个无奈的微笑。
“你这么动来动去,哟鱼也被你吓跑了。”他慢慢把手里的鱼线收回来,整理好,放到脚边,转过头,“早知道就不带你来,我自己钓可能还能多钓几条。”
“别生气,我也不是故意把鱼吓跑的。”周扬早就被这项耗时的活动闷得受不了了,趁着陈明回头,就势在他唇上用力亲下,“看,太阳快下山了,先回去吧。下次陪你钓鱼,我就尽量坐在一边不开口,让你钓几天大肥鱼。”
陈明抬头让他亲了几下,笑着说:“敬谢不敏。下次你也会动来动去,尽帮倒忙。还是忙你自己的事好了反正你本来就忙。”
“再忙也能找到陪你的时间。只是我对钓鱼实在没有耐心,太闷了,一直坐着,不能动,还不能说话,好半天也钓不上一条,真奇怪,这么多兴趣,怎么你就最喜欢这个?”
“嗯,我知道你对我的兴趣很不以为然。”陈明心领神会地一笑。
周扬澄清似地举起双手,“我绝对没有不赞成你的兴趣的意思,只是奇怪而已。”
他停顿一下,似乎想起了一个问题,问陈明,“我以前陪你钓鱼的时候也这么没耐心吗?”
“你没陪过。”
“怎么会?”周扬棱角分明的脸上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疑惑,“至少也该陪过几次吧?还是我一直忙着公事,把你丢在一旁了?”
陈明静静看他一眼,周扬疑惑的样子,很有趣。
夕阳印在他充满魅力的英俊脸庞上,照出那细微的一点点好奇,使他身上似乎多了另一种吸引人的东西。
这种那个东西,也许应该成为同类感吧?
看着他,陈明常常会想到自己。
对于自己的过去,他也常常会想周扬一样,充满疑惑。
关于自己被整容前的以往,只能从资料里面查找,就好像坐在银幕外面,看一场关于自己的电影,但电影毕竟是电影,并不等于完整的人生。
就像周扬,在洗脑前亲自录制了很多短片,打算当做教材一样供洗脑后的周扬使用。
但用心或无意,独独漏掉了最刻骨铭心的部分……也许是,因为太刻骨铭心了。
周扬只知道曾经有一个离蔚,只知道现在自己最爱的人是陈明,但对那些曾经发生他们之间的种种惨烈,一无所知。
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失去了离蔚;他不知道自己怎么遇见了陈明。
怎么的纠缠、欺骗、背叛、折磨……那些心碎和绝望,通通洗去了。
眼前的周扬,干净得像个重生的孩子,朝气蓬勃,充满干劲,神采飞扬。
他再也不是从前那个陷在绝望里怎么走也走不出去,在地下室里对着银幕痛哭的周扬。
“明?”周扬的声音穿进耳里。
陈明醒过来似地,应了一声。
“怎么了?”周扬靠近,端详着他的脸。
“什么?”陈明那个反问。
“你又在用那种表情看我。”
“什么表情?”
“就是那种……”周扬微皱着眉,脸上增添了一点很有魅力的刚毅,“一边打量着我,一边脑袋里默默想着很多事情的表情。”
他用两根指头轻轻拧了拧陈明的脸蛋,笑着恫吓,“快点招供,你刚才看着我心里想什么?不老实回答的话。小心我把你钓到的成果通通还给大海。”
“嗯,我在想……”
“想什么?”
“想你。”陈明低声说。
他把指尖按在周扬曲线完美的下巴上,轻轻描绘周扬的脸型。
这个亲昵的动作,一下子把周扬的不满全打发走了。
他拉着陈明的领口,把淡色唇扯到自己嘴前,狠狠地吻了起来,舌头滑进口腔。
陈明的味道清清淡淡,却又暗藏着说不出的香甜。
舌头缠卷着,嬉闹着吮吸,配合得天衣无缝,直到两人都心满意足,唇才慢慢的分开。
太阳已经有大半沉入海里,金光流溢在西边的海面,很美。
陈明倚在周扬怀里,感觉海风拂动自己额头的短发。
周扬的嗓音在这美景中,显得格外悦耳、温柔。
“明。”
“嗯?”
“我从前是不是对你不好?”
陈明在他怀里沉默了一下。“为什么这么问?”
“你刚才说,我从来没有陪过你一起钓鱼。可是……钓鱼不是你最喜欢的事吗?”
周扬有点内疚地叹气,“这让我不得不去想,自己从前到底是怎样的人。我猜,我可能是个很糟糕的情人,对你一点也不关心。很可能,还常常让你伤心,让你一个人寂寞。”
陈明不知道,应该怎么形容听到这些话的心情。他就贴在周扬的胸膛,可以听见强壮的令人安心的心跳,却不知道应该怎么述说他们两人的从前。
事情总有两面性,遗忘,有时候是噩梦,有时候是良药。
周扬已经忘记了那些惨烈的过去,他是那么的想忘记。
可他又在遗忘后,努力的想追寻从前,总是不断的,不断的,问起过去的自己。
陈明看着遥远的海面,落日的红晕渐渐消散,一切似乎就要归于寂静,周扬也许已经忘记了很多,但陈明确很清楚,此刻的美景一点一滴,都来之不易。
他只想,小心翼翼地,保护这一刻,保护站在他身后,用臂膀拥抱着他的周扬。
“你猜错了。”陈明低声说,“你是一个很好的情人,热情、温柔、细心,充满保护欲。”
“只是对钓鱼缺乏耐性?”
“是的。”陈明仰起头,看着头顶的男人的脸。
他对着周扬微笑,“唯一的缺点就是对钓鱼缺乏耐性。”
“我会尽量改正。”周扬认真的保证。
“没这个必要。”
“不用?”
“我不想勉强你。再说,人总要有点小缺点才真实,不能太完美。你还是保留这个小小小的缺点吧。”
“不,”周扬抬起他的下巴,在他的唇上印下一个吻,“我喜欢完美。”
陈明笑起来转过身,面对着周扬,“这就是说,你以后都要陪我钓鱼了吗?”
神情一点兴奋。
周扬点头,“嗯,只要可以抽出时间,我就陪你。”
很明白周扬这样做只是为了让自己高兴,这男人对钓鱼是非常不感兴趣的。但正因为如此,才觉得心里非常妥帖。

“肚子饿了吧?我去做煎饼给你吃。”陈明弯着腰去拎装着鱼的水桶,转身打算走进去。
周扬忽然伸出手,把他拉住了。
陈明不得不又把身体转回来对着他,“怎么了?”
周扬没作声,轻轻抚摸着他的唇。
落日的光辉只剩下最后仅存的一线,变暗的光线睛,周扬凝视他的瞳孔变得深邃,仿佛两汪深潭。
“怎么了?”陈明奇怪地问。
“你的嘴角……”周扬一边缓缓地说着,一喧用指尖描绘着他的嘴角的曲线,“刚才,你笑得那么开心。”
陈明不解地瞅着他,自己是挺开心的,难道有什么不对劲吗?
还是同扬觉得自己太得意忘形了?
“我答应了你什么大不了的事,让你笑得这么甜呢?”
“周扬?”
“只是陪伴自己爱的人而已,这是每个男人最基本要做到的事,你却为了这一点点,而露出这么高兴的笑脸……”同扬不短简是问陈明,还是在自言自语,皱着眉,喃喃地说:“明,到底是你太容易满足,还是我从前对你那么不好,连最基本的开心都不曾给过你?”
陈明的眼眶忽然一下子红了,他猛然抓住抚摸着自己唇角的手,生恐这温柔的手会忽然抽回去似地,紧张地握着,把它按在自己的脸上,让它感受自己皮肤的温度。
是的,周扬,你曾经那样的让我伤心、难过、绝望。
你用我活生生的人,去换过另一个男人的枯骨,残忍的对我说过。他的一把枯骨,比我的性命更重要。
你不知道我是谁,你不在乎我是谁,你曾经只在乎另一个人,一心一意想我变成另一个人的替代品。
你从没有陪过我钓鱼,不是因为太忙,而是因为从前,你根本就知道我喜欢什么,这一切,你不知道,你都不知道。
但是,现在的你,却知道我为什么而笑,知道我此刻很高兴,很满足。你毕竟知道了……这,就已经够了。
“明,你又哭了”看见陈明的眼角渗出泪水,周扬心疼地把他抱紧,“我说错了什么?”
“没有。”
周扬更加不明白,“那你为什么哭?”他搞不懂,真的搞不懂。
陈明是他最爱的人,是他发誓要用余生每一分每一秒好好爱护的人,可是为什么总有那么的迷雾遮挡在他回望的路上。
为什么他的爱人总会若有所思的凝视他?
为什么他的爱人,会仅仅因为一点小事就感动得热泪盈眶?
为什么他的爱人,让不愿回答关于过去的问题?
如何相遇、相亲、相爱……到底什么造就了陈明那双澄清但充满回忆和忧伤的眼睛?
周扬真想知道,那些回忆和忧伤后面,到底隐藏着什么。
他曾经试过要陈调查,没想到陈给了他一个意想不到的答覆-----周扬本人。
在未洗脑之前,已经严令不许任何人再提起从前,也不许任何人在周扬面前提起任何相关的问题。
这项命令,明显是针对已经洗脑后的自己,太诧异了。
怎样的过往,才会令自己下达这样的匪夷所思的命令?
陈明说:“我哭,只是因为太高兴。”
“高兴什么?”
“高兴你在我身喧。”陈明抱住周扬。
海风徐徐而来,把他们俩温柔的裹住,游艇随着波浪轻柔地摇摆。
一切,如此珍贵,付出很多的代价,才能走到今天。
他们在海风中拥抱了很久,很久,谁也没有再起起煎鱼的事,似乎肚子都不饿。
肩并肩,坐在游艇的边沿,一同眺望已经变成暗青色的大海,呼吸着湿润的空气。
“周扬,你知道吗?我们可以坐在这里,一起看海,真的不容易。”
“是吗?”
“是的。非常。非常的来之不易。”陈明轻轻说:“所以,和你在一起,哪怕是一点点你给我的快乐,都能让我高兴到落泪。我……很珍惜……很珍惜……”
说这话的时候,他遥望着远处,轻轻移动右手。
掌心,按在周所垂在船舷边的手背上,周扬手背的温度,清晰的传达到掌心。
陈明觉得,有这么一刻,就足够了。
不管过去发生过什么,不管回过头去,从前的路多么晦暗,只要可以坐在周扬身边,握着周扬的手,感受着来自周扬的温度,那就足够了。
只要可以看着海,明白太阳虽然被海水淹没,但终究会从另一端金光烂烂的升出海平面,那就足够了。
这一刻,陈明不想提起往事,不愿让周扬想起过去,不愿让恩怨情仇纠缠不清。
他宁愿假装自己和周扬是一对平凡的爱侣,平凡的相遇、相识、相爱。
因为此刻,他已经----心满意足了。







留言:
この記事への留言:
留言:を投稿
URL:
本文:
密码:
秘密留言: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
 
引用:
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
この記事への引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