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06«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6
  • 7
  • 8
  • 9
  • 10
  • 11
  • 12
  • 13
  • 14
  • 15
  • 16
  • 17
  • 18
  • 19
  • 20
  • 21
  • 22
  • 23
  • 24
  • 25
  • 26
  • 27
  • 28
  • 29
  • 30
  • 31
  • »08
| Login |
2010-06-07 (月) | 編集 |
他的奋斗 1

  「可、可恶……」

  初夏,一日的起始。

  暖而不炙的阳光透过大片白色薄帘,照了一室明亮,伴随阵阵鸟语花香,混着远方公园传来的林木气息,格外清爽怡人。

  但对光裸着身子、吊着黑眼圈、浑身无力趴倒在床上的赵永夜来说,这是个一点都不清爽的恼人早晨。

  只因为昨晚他在浴室被某人戳刺到快崩溃时,不小心脱口说出一句「干——够了没」,


  不但嘴巴被「洗」到破皮好几处,那地方也被姓况的用「某种液体」洗了不知道几遍……已经不只是破皮的问题了。

  任凭他拼命解释那句话不是「干!够了没」,但对光裸着身子、吊着黑眼圈、浑身无力趴倒在床上的赵永夜来说,而是「干够了没」,只、只不过第一个音不小心拉长了点而已,妈的那混蛋就是不理会,一脸微笑的直接把他按倒在浴缸边从背后顶入,狠狠做了两回,每回都漫长到他几乎快抽搐哭晕过去才射,然后回到床上,他虚弱仰躺着双腿大开,任人又插进来冲刺了……

  记不清几次了,因为他终于在某次「升天」后彻底失去意识。

  「妈的……况寰安这天杀的王八蛋……」

  该不会真的想杀了他吧?惩罚他说脏话只是借口,其实根本只是想整死他好满足那家伙「S」的本性……哼!

  「等、等会儿遇到……不一拳扁得你金光闪闪,拎背就改跟你姓啦!」

  赵永夜气结的趴着,像仰面朝上的乌龟似的挣扎了半天,终于勉强翻身过来,气喘吁吁的瞪着天花板,全身每一块骨头每一条肌肉都在喊痛。

  连手握成拳的力气都没有,轻手轻脚的,女人惊讶的跪倒在地,更别说腰部以下,简直跟瘫痪了一样,动都动不了。

  好吧……既然暂时没办法跳起来给始作俑者一拳,那就来冷战吧!接下来一整天都不跟那混蛋讲话,把他当成空气,不听不看不理。比起大发一顿脾气,这招通常对况寰安更有效。

  哼,等着瞧吧!到时那家伙一定在旁边急得团团转,低声下气道歉求他原谅!哼哼哼……

  「你醒了?」

  一阵食物香气忽然袭来,伴随着温和的男声。

  「本来还想是不是该让你多睡一会儿的……既然醒了正好,喏,来吃早餐吧。」

  况寰安端着托盘进来,放到床边,上头摆着现烤总汇三明治、玉米蛋饼、布丁和热可可。

  赵永夜目不转睛的看着,喉结上上下下滚动,就是移不开视线。

  运动了一整晚,说肚子不饿是骗人的。太可恶了……

  他闷不吭声的任由对方托起他,竖起枕头在他背后让他靠坐,甚至倾过脸来,在他唇上轻轻一吻。

  「对不起……」

  温热的气息倾吐在敏感的耳垂上。

  他一颤,有些承受不住的缩起脖子,微微别开脸去。眼睛的神经好像跟耳朵连在一起,也跟着莫名发热起来。

  况寰安又起身去倒了杯水,喂他喝下,然后坐回床边,将托盘放到腿上。

  「蛋饼冷得快,先吃这个好不好?」他用筷子利落的把蛋饼分成几块,夹起了一片送来他嘴边。

  可恶!实在太可恶了……每次都是这样,在床上把他欺负得惨兮兮后,隔天早上就会对他特别温柔……

  「别咬着唇,啊……张嘴,快吃吧。」况寰安继续低声劝哄。见恋人始终不开口,他想了想,将拿着筷子的手收回。

  「还是你想吃别的东西?你说,我去做。」

  「……不用了。蛋饼我要沾西红柿酱吃。」赵永夜闷声道。

  「好。」况寰安点头,立刻走出房间去拿。

  看他轻快的走来走去,忙这忙那,昨晚的激烈性事他应该也付出不少体力,对他却似乎完全构不成任何影响,整个人神清气爽的教人火大。赵永夜忿忿的咬着食物,越想越不平衡。

  明明况寰安有的东西他都有,他有的东西况寰安身上也不缺,为什么每次两人做那档子事,他永远都是被压的那一方?

  还有骂脏话就必须接受「惩罚」这点,也实在太没道理了,明明是那家伙独裁订下的规定,凭什么他就得被迫配合?

  不行,他受够了,他一定要反扑!

  「喂!况寰安!」

  「什么事?」况寰安抬指揩走他嘴边的玉米粒,收回手自己吃掉。

  「如果换你骂脏话呢?是不是也该受罚?」

  「我?我又不是你,怎么可能讲脏话。」

  「话别说得那么笃定!」他被他的胸有成竹气到。「谁知道哪天你会不会忽然露出真面目?」

  「我有什么『真面目』好露?」况寰安好笑的揉揉他的头。「好吧,假设有那么一天好了,那你想怎么罚我?」

  「这个嘛……」

  「你也要亲自帮我洗嘴巴吗?」

  「你……!」赵永夜脸瞬间涨得通红。「想死吧你!」

  「好啦,我答应你。」况寰安笑弯了眼,很干脆的道:「如果我在你面前说了一句脏话,就随你处置,你说什么我都不会拒绝,好不好?」

  太好了,他就是要这句话!

  赵永夜闻言大喜,连忙猛点头应允下来,伸手打个勾勾以防有人反悔。

  至于原本盘算好要跟某人「冷战」一整天的计划,老早就被他抛到九霄云外,忘得彻彻底底干干净净。




他的奋斗 2


  「什么?要怎么让一个不会骂脏话的人骂脏话?」

  巨大的肯德基爷爷雕像旁,林柏熏翘着二郎腿,慢条斯理的在卡啦鸡腿堡上挤着西红柿酱。

  「这是什么怪游戏……你跟谁玩啊?不会是茗茗吧。」这年头连个靠字都不会撂的化石,想来想去也只有那一只了。

  「不是啦!你别管那么多,赶快用你的鬼脑袋想出一个招数来就对了!」

  「哟,夜仔啊,这就是你有求于人的态度?歹势,今天脑袋放在家里,没带来。」

  「欸……别这样嘛!这不就是我的诚意吗?」赵永夜立刻软下声音堆上谄媚的笑,指指林柏面前的满桌食物。

  「今天我请客,队长大人还想吃什么?我马上去买!」

  「免了。」林柏垂下眼睫,慢吞吞说:「反正我真正想吃的东西,你也弄不到。」

  「喔?什么东西?你说说看啊,管他龙虾鲍鱼——」

  「志玲姊姊。」

  「……干,吃屎吧你!」

  林柏低笑几声,又撕开一个酱包。

  「还不简单?你问他江西的简称是什么啊。虽然这的确太简单,他八成不会上当……」

  「啊?江西的简称?」赵永夜一头雾水:「干嘛问这个?」

  「……」

  「……你的眼神充满了明显的不屑。」

  「原来你看得出来喔?葛格好感动~呜。」

  赵永夜狠狠横他一眼,视线转到桌面上,看了一晌,终于忍不住扭着眉毛嘴巴道:「拜托你林柏……别再虐待那个汉堡了好呗?」

  哪有人西红柿酱挤得跟一坨大便一样,上面还洒满胡椒粉的?这款汉堡连他家的小黑都不屑闻啦!

  「NO~~比起汉堡,我更喜欢虐待人。人会该会叫,虐起来更愉快嘞。」林柏不正经的嘿嘿笑,用酸黄瓜酱在大便上涂了个>_<脸,满意的收回手环臂左右端详,彷佛在欣赏艺术品。

  「妈的,这种没天良的话你也说得出……冲啥?」赵永夜瞪着被端到面前那坨已经不能称之为汉堡的东西,头皮发麻。

  「把它吃掉,老师马上教你一招,保证不管对象是谁都行得通!」林柏很乐的往椅背一靠,口气活像某股市名嘴。

  「怎么样啊,夜仔?CCC……」


     @          @          @


  肯德基爷爷的背后,隔了几排座位的某张长桌边。

  「我、我我我……」

  「嗯?」一群人屏息以待。

  「我昨天终于……跟她……」

  「跟她?」几双眼睛睁得老大。

  「终于跟她牵……牵手了!在放学回家的路上……」发言的男孩子抓抓头,黝黑的脸整张红透。

  「喔喔!水啦!」

  「干得好啊!老大!」

  「恭喜。」欢呼声此起彼落,围绕长桌而坐的一群高大男学生中,唯一穿着格子裤制服的少年也啜着可乐微笑说道。

  除了他以外,其它身着黑色制服的都是滨山高中篮球队的成员,平均身高超过一八五的阵仗,一踏进这间占地广大的快餐店里,就引起不少侧目,女孩们更是私下议论纷纷,秋波不断。

  「对了寰安,方便『收信』吗?」满面红光的滨中队长一只手伸进背包里,压低声音问道。

  见对方摇头,虽是意料中事,他还是忍不住面露失望。

  「这是我女朋友的麻吉拜托我转交的,你就考虑一下嘛……你们协扬不是也『自由』了吗?也没听说你有交女友啊?」

  HBL全部赛程于三月底落幕后,教练们不再紧迫盯人,各项禁令也一一解除,尤其即将毕业又已经申请到学校的高三球员,终于可以光明正大谈恋爱,而不用担心被抓包念到臭头。

  况寰安但笑不语,只道:「喆羽,你跟你女朋友感情真好。」

  「嘿嘿,还、还好啦……才刚起步,我也还在摸索啦……」

  滨中队长乐呵呵傻笑了半天,总算想起「正事」,笑容又转成苦恼。

  「放心寰安,信的事我不会勉强你!只是……」他对起手指,露出小狗若有所求的眼神。「你比我聪明得多,能不能帮我想个委婉点的理由,我好回去交差啊?」

  「嗯,这个……」

  身后忽然传来一阵大笑声,隐约夹杂一长串问候人老妈的话语,即使快餐店里人声鼎沸,隐约夹杂一长串问候人老妈的话语,依旧清晰可辨。况寰安一顿,闭上了口。

  「老大!那、那不是枫淮的……」一名滨中队员循声望去,瞪大了眼,连忙用手肘撞了撞旁边的队长。

  「嘘!我看到了……」张喆羽脸色发白,从他的角度刚好也可以瞥见那两人的身影。

  「可恶,怎么这么衰?惨了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……欸?寰安?你要去哪?」他错愕看着好友站起。


p.s
该:哀嚎
冲啥:做什么
水:漂亮
麻吉:好朋友


他的奋斗 3



  「遇到枫淮的朋友,过去打个招呼。」况寰安笑了笑,相较滨中一群人的戒备表情,他的神态轻松自然。

  啥?枫淮的朋友!?

  张喆羽闻言大吃一惊,寰安什么时候……他直觉就代入自己心里所想的那个人,急忙伸手一把揪住了对方。

  「拜拜……拜托你!寰安!千万不要跟林柏熏那家伙提到我的女朋友!」

  「啊?」天外飞来一笔的话令况寰安皱眉,一脸不解的调回视线。「为什么?」

  「什么?你不知道他的绰号吗?」张喆羽咬牙切齿道:「『情侣杀手』,他专门抢人老婆的!他的兴趣就是挑有男朋友的女生下手!如果你有喜欢的人,也最好别让他知道!」

  「……喔……这样啊。」

  「老大,他专门抢人老婆的!他的兴趣就是挑有男朋友的女生下手!如果你有喜欢的人,也不算专门挑啦,『有夫之妇』只占林柏熏众多七仔的一部分,而且他也没明着抢,那些女生几乎都是自己倒贴……」

  「给我闭嘴~!」张喆羽「虎」的转头,双手捏住多嘴队友的脸颊使劲往两边拉,痛得他咿咿咿的哀叫不停。

  「那家伙是没明抢!他都来阴的!你懂不懂啊!?」

  「咿~~不敢了、不敢了!老大饶命——」

  「嗯……你们队长被『他』抢过女朋友吗?」

  况寰安朝身后肯德基爷爷的方向比了比,问着另一名滨中队员。

  「这个……说来话长……」


    @            @           @


  「靠!服了你,还真的一口吃下去了!?」

  没想到对方竟然当真,痛得他咿咿咿的哀叫不停。况寰安朝身后肯德基爷爷的方向比了比,他根本来不及反应,不明物体转眼间已被「秒杀」,林柏先是不敢置信的愣了一秒,
接着就抱着肚子狂笑起来。

  「好好……哈……有魄力!真男人就是要像你这样啊,夜仔!」他满脸钦佩的竖起大拇指,笑得前俯后仰。「葛格完全输了,哈哈哈哈~~」

  「干你@#&$*……你耍我!?我宰了你——」

  飙了连串脏话,硬塞进去的东西差点也跟着一起「鹅」出来,赵永夜连忙摀住鼓胀的嘴,脸上像翻倒一盒颜料,红白青黑都有。

  妈的,牙齿好像泡在蕃茄酱海里……一辈子没吃过这么恶心的「噗恩」!

  「没耍你啊……真的啦,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,老师决定免费倾囊相授,这样气有没有消一点?」

  林柏终于笑够,托着腮斜眼睨他。

  「好啦,乖~别瞪了,东西赶快嚼一嚼吞一吞,耳朵附过来。」

  「臭林柏……敢再玩我我真的会剁掉你那烂根……」好不容易可以正常说话,赵永夜碎碎念威胁着,老大不甘愿的凑脸过去。

  没多久,他脸上的不爽逐渐消失,张大了眼边听还边点头,简直跟个好学生没两样。

  忽然嘴上一麻,他愣了下,才意识到是林柏拿餐巾纸往他嘴唇上擦拭。

  「都是西红柿酱,看起来很呆欸!连鼻子都有。」

  「是谁害的?」赵永夜不豫瞪去一眼,倒也一动不动的任由人帮他服务。

  「怎么连脖子也沾到了……喏,下巴抬高,不要动,免得弄脏衣服。」

  林柏将用过的餐巾纸那面反折起来,拉开对方的制服衣领。

  赵永夜肤色偏白,显得沾在那上头的一点红色酱料更惹眼,他的目光却落到了别的地方上。

  不同于西红柿酱的鲜艳,是更青紫一些的暗红斑块……猖獗的盘据锁骨周围大半地带,直延伸入衣衫深处。

  他看着,颇感兴味的笑笑。正要动手擦拭,不意另一只手先他一步伸过来,拇指指腹轻捺着那红渍。一指擦不完,又用别指去弄。

  「噗!好痒!」赵永夜身体一抖,缩起了脖子,握住在那上头作怪的手。「搞什么?好好擦——」

  声音嘎然而止于他看清握的是谁的手后。



七仔:马子、女朋友
鹅:吐
噗恩:馊水




他的奋斗 4

  「哇啊!你、你你你……」

  赵永夜整个人跳起来,像握到炸弹一样的甩开,背撞上一旁的墙壁,正好形成被桌子、来人、椅背四面堵住的瓮中之鳖状态。

  「你怎么会在这里!?」

  「我来这里吃饭啊,你不也是?」

  「来人」理所当然说着,似乎不甚在意的收回被甩开的手,自行舔净了指尖,又伸去他唇上将干燥纸巾拭不掉的酱料残渍抹去,动作自然的像在帮自家的猫咪清理毛皮。

  「喂……况……」

  赵永夜吓白的脸马上涨红,双唇轻颤着,却再也生不出力气将那只手甩开。

  「哈啰!协扬的老大?嗯……还是叫你小安安?这样喊好像比较有亲切感喔?」

  将这一幕看在眼里,林柏神情不变的笑着招呼。自从HBL冠军赛某人的老妈亲自来现场加过油后,「小安安」这个绰号就一炮而红。

  「坐啊!面前的东西尽管吃别客气,我学弟请客!」他豪爽的拍拍青着一张脸的赵永夜肩膀。

  「你好。」况寰安也回以微笑的朝他一颌首,依言坐下。「抱歉打扰到你们了……你们的队务会议就只有两个人开?」

  「队务会议?什么东东……我们只是纯吃饭啊。」林柏悠哉的叼了根薯条,斜眼睨他:「怎么会这样问?」

  况寰安瞄了身旁马上低下头猛吸可乐的家伙一眼,眼底某道光芒闪过。

  「没事,随口问的。」

  「喂!夜仔,再去点两份薄皮嫩鸡和蛋塔来!加一杯柳橙汁。」林柏忽然吆喝。

  「啥?」赵永夜嘴里的吸管掉下来。「妈……咳,这些你还吃不够啊!?」明明还剩一堆!

  「不够。」林柏笑嘻嘻:「夜仔,是聪明人,就赶快给我去买,不然老师等一下会抖出什么话来,我自己也不知道哟。」

  「……亘,你是刘X聪喔……」赵永夜咬牙小声嘟囔,还不至于迟钝到没感觉出那缕淡淡的威胁意味。

  这贱胚一定看出什么了,可恶!他额上青筋跳了半天,最后还是乖乖起身下去一楼点餐。

  「……赵永夜这么听你的话?」

  忽然沉默下来的场面,被况寰安平和的声音打破。

  「放心~只限今天,因为他有求于我。」林柏暧昧一笑。「换做平常我也管不动这只小暴龙的。」

  「有求于你?」

  「呵呵~歹势,无可奉告,这是我们两个人的秘——密。」林柏歪头抛去个媚眼,无视对方微皱眉的表情,直勾勾的上下打量起眼前看似无害的阳光少年。

  「你一个人来肯德基吃饭?」

  「不,还有滨中的朋友。」况寰安指指远处穿黑制服的一伙人。

  「滨中?」林柏顺着他目光望去,捕捉到几对马上掉转开的视线,唇角立刻充满兴味的扬起。

  「真巧啊,HBL前三名学校的队长都到齐了……我说,张喆羽那傻蛋是不是又交女朋友啦?」。

  况寰安讶异的掠他一眼。「你怎么知道?」

  「不就都写在脸上吗?还有头发,鸟窝变成鸡冠,太明显了。」林柏啧啧有声:「不知道是拐到哪只漂亮母鸡了?那色胚都喜欢长得正的,这次交的一定也是大正妹。」

  「你真敏锐。」况寰安若有所思的看着他,「你对他的女朋友很有兴趣?」

  林柏收回目光,露出无辜的笑。

  「没有啦,长得再漂亮,毕竟都是别人的七仔了,我没那么不道德啦~」

  「是吗?我听说的好像不是这样。」况寰安也微微一笑。

  「呵……我知道我名声不好。不过小安安别担心,你的马子再可爱我也绝对不会碰,因为——你块头比我大嘛,我很识相的,哈哈!」林柏似真似假的笑道,喝完最后一口汤,摸着肚子懒洋洋站起。

  「那就降,我先闪啰。」

  「你要走了?」况寰安瞥了眼通往一楼的楼梯口。「不等你学弟?他还没把东西买回来。」

  「不了,你们慢慢吃,这里灯光够亮了。」

  他促狭眨眼,意有所指的指指天花板,挥挥手转身走人。





注:
刘X聪:几年前红遍台湾的某部连续剧反派角色,
你不也是?」  「来人」理所当然说着,
很会撂狠话,有很多经典口头禅

之所以更新忽然变快
只是某人的劣根性发作...
明明应该赶快孵蝴蝶的 
结果开了计算机却一直抓别的坑来填......没救了|||||||




他的奋斗 5


  「啥?那家伙走了!?」

  赵永夜在拥挤人潮中排了半天队,好不容易千辛万苦端着盘子回来,某人却早就不见踪影,气得他当场想摔盘。

  「耍我啊!死林柏!下次给我遇到拎背绝对——」

  托着腮坐在桌前的况寰安忽然抬头扫来一眼,他的声音立刻没了,目光不自然的左右飘移起来。

  「绝对怎样?」

  「没……没啦。」赵永夜咳了一声,放下手中正好可以拿来转移话题的食物。

  「那个……你还吃得下吗?我肚子很饱了,这些东西……」

  「寰安,该走啰!我们等一下要去白馆看球赛,你要不要一起来?」

  另一头的男孩子们已席卷完全部食物,成群结队的站起来,将清空的餐盘拿去倾倒回收。张喆羽眼看不想打照面的人物已经不在,
也就放心的凑过来这一桌招呼。

  「不了,你们去吧!我还有事,等一下跟他一起走。」况寰安微笑婉拒,伸出右臂拍了下站在身边的赵永夜臀部。

  「……!」明明是看在别人眼里再普通不过的男孩子间常有的动作,赵永夜却全身一颤紧咬住唇,差点就丢脸的惊叫出声。

  张喆羽眨眨眼,有些讶异。

  「欸?原来你们交情这么好啊……之前都没听说过。」

  和林某人同样是枫淮响叮当角色的「bad boy」赵永夜,对立场对立的滨中队长张喆羽来说,当然也是能避多远就避多远的麻烦人物。

  他侧眼偷瞄臭着张脸、全身煞气的褐发男孩一眼,忍不住颤抖了下,对好友的佩服立刻又加深好几层。

  「是啊,我们『交情』很好,大概是最近半年的事。」况寰安坦言不讳,又开玩笑似的揉了揉那结实的臀瓣。

  妈的……交配的「交」啦!赵永夜在心里破口大骂,脸上青一阵红一阵,好像快烧起来了,被轻薄过的地方也是。

  这个不要脸的混蛋!竟然敢……他咬牙没有吭声,因为知道自己一开口绝对就是连串脏话。

  「对了寰安,你还没帮我想交差的理由耶!既然你坚持不收信……」张喆羽没察觉他们之间的异样,转念又想起这事,连忙双手合十恳求道。

  「你就说我有女朋友了。」

  「喔,是酱啊,好——」张喆羽头往下一点,又猛然抬起脸来。

  「啥米?真的吗?你真的有女朋友了!?」

  「只是借口而已,不是你要我想的吗?」

  况寰安被他的大惊小怪反应逗得有些好笑。他只是随意找个理由,虽然和实情的确相去不远。

  「可是……」如果真的有,又猛然抬起脸来。那可是超级大八卦说!张喆羽睁大眼看着对方一脸坦然的笑,越看越觉得”应该是真的”。

  「唉!这下我女朋友的同学不死心也不行了。我就说嘛!禁令都解除了好一阵子,像你条件这么棒的人怎么可能还没被其它女生订走……是怎样的女生?一定很漂亮吧?」

  「嗯……算可爱型的。」

  「可爱?难不成是学妹?」

  「唔……算是吧,比我小一届。」

  「原来你喜欢这型的啊!」张喆羽呵呵笑,故意用手肘撞去一下。「不公平,我都给你看过我家那只的照片了,你竟然还瞒着大家,听说协扬正妹很多,下次你也带她出来给咱们瞧瞧吧!」

  况寰安微微一笑。

  「他很害羞的,还是算了。」

  「切!少来……」

  打闹一阵后,张喆羽心满意足的摆摆手跟队友相偕离去,况寰安也站起身,右手搭上被晾在一旁的赵永夜肩膀。

  「接下来还有没有事情?」

  「……没有。」赵永夜闷闷回了句,挣开他的大掌,转过身背对他。

  况寰安瞄他一眼,收回手端起盘子。

  「那到我家去吧,我也不饿,这些东西就打包给我家小朋友吃好了。」

  为了让每个小孩都有份,他下楼又多买了一些,拎着鼓鼓的纸袋走出大门。

  赵永夜走在他身后几大步的距离,不管况寰安怎么放慢脚步,就是不肯跟上。最后况寰安索性走回来一把握住他的手,不管那微微的挣动直拉到停放脚踏车的地方。





留言:
この記事への留言:
留言:を投稿
URL:
本文:
密码:
秘密留言: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
 
引用:
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
この記事への引用: